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对策研究
论增强中华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现实意义
2013-01-31 08:59:37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肖承罡

(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广东 广州 510400)

   摘要: 新中国成立多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为我们奠定了增强各民族成员对中华民族整体向心力的坚实基础。但是,要达成这样一种政治上高度认同的向心力,我们仍面对着艰巨、复杂和繁重的任务。实践证明,增强各民族成员一种高度的中华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是增强中华民族各成员强大向心力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中华民族整体;向心力;中华民族认同;国家认同;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6949(2010)04-

   随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民族认同、国家认同问题业已成为当今世界多民族国家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因为这关系到民族国家的生存和未来发展。中国也不例外。改革开放以来,全球化给中国社会各个方面都带来了巨大变化的同时,也对中国社会的民族认同、国家认同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因此,在正视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差异性、矛盾性以及尊重多元的民族认同基础上,建构并增强中华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是当代增强各民族成员对中华民族整体向心力的必由之路。

   所谓民族认同,主要指构成民族的成员对本民族的起源、历史、文化、宗教、习俗的接纳、认可、赞成和支持,并由此产生的一种独特的民族依附感、归属感和忠诚感。[1]它具有族群性、文化性、宗教性、地域性、排他性、延续性等特征。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自秦汉开创了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基本格局以后,中国历史上虽然出现过短暂的割据局面和局部分裂,但国家统一始终是主流和方向。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都以自己建立的中央政权为中华正统,都把实现多民族国家的统一作为最高政治目标。广袤的疆域是各民族共同开拓的,悠久灿烂的中华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发展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是各民族共同缔造的。随着各民族之间交往和融合程度的加深,交错杂居、共生互补的格局逐步形成,相

————————

收稿日期:2012-03-08

作者简介:肖承罡(1963—),男,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教授。

   

互依存、共同发展的关系日趋稳固。在近代反侵略、反分裂的伟大斗争中,各民族在历史上形成的不可分离的关系变得更加牢固,各民族福祸与共、休戚相关的命运共同体的特征更加凸显,各族人民作为中国历史主人的责任感得到了进一步激发和增强,中国各民族共同的文化和心理特征更趋成熟。因此,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历史就是一部民族融合的历史,每个民族的成员,对自己所属的民族来说,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认同。但是,与西方国家不同,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中国各族人民的认同,在中华文化语境下包含两个层面:一方面指民族身份认同,是中国56 个民族对自身所属族群的认同,如汉族、蒙古族、满族等;另一方面就是民族国家认同,也就是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认同。各民族正是在自我认同、相互认同中不断获得新的更大的发展空间,并不断走向新的统一。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发展与增强才有了可靠的前提与保证。

   值得注意的是,民族认同具有积极和消极两个方面。一方面,民族认同可以加强民族内部的凝聚力,弘扬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促进本民族发展;另一方面,民族认同具有对外排他性,不接受其他民族。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个体恰当的民族认同会对个体自尊的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否则可能会导致盲目自大或者过度自卑。这种消极影响在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全球化进程对中国社会的民族认同产生巨大的冲击背景下,日益呈现。诚如一些学者所说,受历史变迁和社会发展的影响,与汉族相比,我国的少数民族往往是“弱势民族”,其文化也就成了主流文化背景下的一种“弱势文化”。在这种文化和身份双重不利的情况下,许多少数民族成员的民族认同产生了严重的分化:一部分少数民族成员为了摆脱低社会经济地位和低教育成就的阴影,产生了强烈的向上流动的动机,积极学习主流文化背景中强势民族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以便使自己尽可能像一位强势文化群体的成员;另一部分少数民族成员则因认定了自己的弱势与不利地位,产生了自卑、悲观、消极的态度,从而无法认同自己的民族;还有一部分少数民族成员则把自己的不良处境与自己的民族身份联系起来,既不愿意认同本民族,又不愿意认同其他民族,成为一种没有民族归属的“边缘人。”[2] 有学者指出,改革开放以后,朝鲜族社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当很多朝鲜族通过自己的努力,走进中国主流社会并获得成功时,被边缘化、边缘人的感受仍然存在于朝鲜族的意识深层之中。”[3]又如,中缅边境跨境民族傣族和景颇族等,“由于中缅经济发展悬殊,中缅跨境民族中越来越多的人表现出族源关系相近和文化背景相似,对所定居的国家观念淡薄,而民族认同意识则在增强。”[4]另外,近年来由于国家对农村和民族地区教育投人不足和公民意识、国家认同教育的弱化,使得一些民族地区人们的宗教等方面的认同强化,而国家认同有所弱化;[5]再如台湾,台湾青少年的身份认同是人们普遍关注的问题。多年来横亘于两岸之间几代人的文化差异,尤其是对立或敌视的历史教育、政治教育、民族教育仍有可能在两岸多渠道、大规模的沟通、交流和交往过程中凸显出来。基于上述背景,加之长期处于封闭状态并受传媒的误导,今天在读高中阶段以下的台湾青少年包括为数可观的大学生,对大陆60年来的发展变化的了解基本处于空白或扭曲状态,民族认同感日趋淡薄。[6]即使是祖国大陆的青少年,也由于全球化背景下,中华民族直接面对着由其带来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全方位的挑战,存在着民族感淡漠,民族认同感弱化,“民族”、“国家”观念弱化等趋向。[7]更为严峻的是,全球化也为西方国家通过制造和利用“民族问题”、支持民族分裂势力来遏制中国的发展或从中国获得利益提供了便利条件。[8]

  因此,增强各民族成员的中华民族认同感,对于增强民族团结、增强各民族成员对中华民族整体的向心力及至中华民族凝聚力,都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1   2   3   4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