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对策研究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运动规律
2013-01-31 09:05:45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内容提要:从迄今为止中华民族凝聚力运行的轨迹看,其发展的基本规律包括三大方面:一是中华民族自始至终在义利趋同中聚合,二是中华民族自始至终在遏制逆流中前行,三是中华民族凝聚力自始至终在社会变革中提升。遵循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发展规律,是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应有之义。

关 键 词:凝聚力 义利趋同 遏制逆流 变革提升

   一、在义利趋同中聚合

   和单一民族的凝聚力发展规律不同,作为 “复合”的中华民族,各民族的凝聚必然要受到由“异”而“同”规律的支配,亦即受“存异求同”规律的支配,其基本势态是由“求小同存大异”向“求大同存小异”演进。简言之,义利趋同是中华民族凝聚力发展的基本规律之一。这里所说的义利,是指有利于民族凝聚的各种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其中的“利”包括有利于各族人民聚合的血缘、亲缘、地域、利益等;“义”包括引领各族人民认同的义务、道义、责任、规范等。

   民族是在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才产生的,人类最初的凝聚形式是家庭。1884年,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与国家的起源》中认为,人们结成凝聚体的最初形态是由血缘关系组成家庭。就中华民族而言,血缘同样是各民族凝聚最为原始的纽带。时至今日,血缘仍然释放着驱使人们互为凝聚的功能。2009年7月出版的《中国家谱总目》即收入了中国家谱52401种,608 个姓氏。姓氏就是一个家族的血缘标记,家谱是以姓氏相区分的家族档案,所以,一本家谱就是一个以血缘为纽带的社会群体互为认同、团结凝聚的结晶。⑴

   地缘是中华民族凝聚力赖以发展的另一必要条件。中华大地处于亚洲东部、太平洋西岸。这里,幅员辽阔,得天独厚,富有复合民族互为凝聚的有利因素。首先,四周都有天然限隔,内部构成体系完整的地理单元,这就为各族人民的凝聚提供了“共同地域”。在地缘之中,水不仅是万物的生命之源,也是促使人们由分散走向凝聚的媒介。黄河是华夏各族人民的母亲河,它给各族人民提供了舟楫、灌溉、交往、凝聚之利,即使在泛滥成灾时,也能产生驱使人们紧密凝聚的效果。因为治理水患是艰巨事业,靠少数人的力量无济于事,需要集结流域各方的整体力量。大禹治水的传说,即生动地反映了各族人民为着共同的水利而互为凝聚的情景。

   当秦汉之际中华民族大家庭初具规模以来,各族人民的义利趋同进一步从诸多方面显现出来。从秦王朝开始,中华民族以汉族为主干,形成了所谓“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按照史学泰斗范文瀾的解释,“车同轨”是指“共同的经济生活”,“经济的联系性”;“书同文”是指“共同的语言”;“行同伦”就是“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⑵自汉朝“独尊儒术”后,建立在儒家学说基础上旨在规范社会关系的“十义”,在人们的观念上确立了统治地位。 其内容包括:父慈、子孝、夫和、妻顺、兄友、弟恭、朋信、友义、君敬、臣忠。如果剔除其中消极因素,“十义”显然有利于保证传统的凝聚格局一脉相沿。

   降至近代,中国一步一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种国情的灾难性变化,必然要对中华民族的义利观产生巨大影响。可以说,中国的近代正是中华各族人民义利观的大调整时期。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以争取民族独立,成为中华民族“义利趋同”的重大调整之一。当时的志士仁人对民族危机的认识是充分的,也慨然以“救亡图存”为己任。孙中山在《兴中会宣言》中就这样写道:“方今强邻环列,虎视鹰瞵,久垂涎于中华五金之富、物产之繁。蚕食鲸吞,已效尤于接踵;瓜分豆剖,实堪虑于目前。呜呼危哉!有心人不禁大声疾呼,亟拯斯民于水火,切扶大厦之将倾,庶我子子孙孙,或免奴隶于他族。”⑶

   反对封建专制以争取人民民主,是近代中华民族“义利趋同”的另一重大调整。随着民主思潮的初兴,反对专制争取民主愈益成为人们的共识。1901年《国民报》上的“说国民”一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该文破头即道:“今试问一国之中,可以无君乎?曰可。……又试问一国之中,可以无民乎?曰不可。民也者,纳其财以为国养,输其力以为国防,一国无民则一国为丘墟,天下无民则天下为丘墟。故国者民之国,天下之国即为天下之民之国。”接着又说:“何谓权利?曰:天之生人也,既与以身体自由之权利,即与以参预国政之权利”,这各权利“暴君不能压,酷吏不能侵,父母不能夺,朋友不能僭”。⑷

   随着近代中国阶级关系的变动,中华民族在“义利趋同”方面还出现了其他若干的调整,近代商会、近代工会、近代农会等组织,都属于新的“义利趋同”的凝聚群体,它们的出现均带有较多的社会因素和较少的自然因素。这也是近代中国向前发展的必然结果

   以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标志,中国步入了崭新的当代社会。在当代中国,中华民族推翻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共同目标引领下,实现了“义利趋同”、紧密团结的升华。

   早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就通过了人民民主的建国纲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这一纲领在当时具有临时宪法的性质。其中明确规定:中华各族人民是“新社会新国家的主人”,依法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享有“思想、言论、集会、结社、通讯、人身、居住、迁徙、宗教信仰及示威游行的自由权。”这样以国家大法的形式肯定各族人民国家主人公的地位,是各族人民释放高层次凝聚力的必要条件和有力保证。纲领还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民族,均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这就使各族人民获得了统一的义利观,有利于在义利统一的状况下实现各民族的空前大团结。值得注意的是,建国后首先出台和重新修订的几部宪法都重申了这些原则。

   为落实《纲领》和《宪法》的精神,建国60多年来,上至党和国家领导人,下至各族人民群众,都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毛泽东指出,有了民族团结的前提条件和政治基础,我们的祖国才能“走上独立、自由、和平统一和强盛的道路”,⑸并且高度重视促进民族团结的工作。邓小平在建国初期就提出了民族工作“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方针,并且强调“搞好团结,就是工作做得好,就是成绩。”⑹ 2005年,胡锦涛又再次强调:“巩固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是党和人民事业顺利发展的重要保证。民族关系是多民族国家中至关重要的社会关系。正确处理民族问题,使各族人民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对于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与和谐社会,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⑺与此同时,党和国家陆续出台了诸多促进民族团结的制度安排,各族人民互相帮助、紧密团结、共谋发展业已蔚然成风。

1   2   3   4   5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