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对策研究
民主党派参与公共决策的困境与对策研究
2016-05-17 15:11:49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摘要:民主党派在参政议政中的核心内容是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执行和监控以促进公共政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提高公共决策的质量。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民主党派在此课题上均付出了努力并取得了成效,但存在的问题与不足也是不容小觑的,而这些问题的发掘与研究有利于中共与民主党派间更好地合作共事,也为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完善提供了上升的空间。

关键词:民主党派;公共决策;困境;对策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文简称《决定》),《决定》中指出:“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协商民主体系,拓宽国家政权机关、政协组织、党派团体、基层组织、社会组织的协商渠道。”,“完善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认真听取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意见。”作为参政党,民主党派具有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最基本职能。而参政议政的核心内容是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执行和监控以促进公共政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提高公共决策的质量。充分发挥民主党派在公共决策中的作用已然成为加强执政党和参政党建设的重要课题。虽然,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民主党派均为此付出了努力并取得了成效,但存在的问题与不足也是不容小觑的,而这些问题的发掘与研究有利于中共与民主党派间更好地合作共事,也为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完善提供了上升的空间。

一、民主党派参与公共决策的困境

(一)民主党派高素质参政人才的缺乏影响了其参与公共决策的水平。

当前阻碍民主党派参政能力建设进一步取得成效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缺乏大批高素质的参政人才。与老一辈民主党派成员相比,新一代的民主党派成长于一个和平且政治生态相对宽松的环境中,他们大多数人缺乏老一辈与中共合作共事、风雨同舟的经历,更缺少加入党派所慎思的过程。多党合作历史观认知的缺乏以及党派自身历史进程认识的缺失直接导致民主党派在与中共合作共事时,参与决策的热忱性不高,对于提高自身的参政议政能力的积极性也不高,以至于影响了民主党派成员整体政治素质的提高。大量高素质参政人才匮乏,后备干部人才不足,民主党派各级组织领导配置不合理等现象大量存在;此外,领导班子业余化、兼职化大有存在。譬如,在广东省、广州市的民主党派成员中,有些成员一人身兼数职,这些兼职工作不仅不能提升他们的工作能力,且只会分散他们的精力,一心多用,影响其参与公共决策的水平。

(二)党派界别功能与所属专业间的共存身份困扰民主党派成员在参政议政中的决策制定

大部分民主党派成员除了拥有某一个党派身份外,同时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工作岗位上,故有各自不同的专业方向。这就引发一种困惑: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界别与专业,民主党派成员会更为重视哪一种身份呢?例如:民进民盟成员除了自己所属的民进民盟的党派身份外,作为大部分来自教育战线的老师或者教育工作者,他们又有所属的不同专业,有的来自建筑专业、有的是物理专业、有的是工商管理专业等等。在参政议政中,他们所撰写的提案、社情民意是更侧重大角度的教育决策、教育功能等方面;还是更侧重自己所属的专业方面。这势必会成为党派成员制订公共决策选题上的一个困惑。

(三)公共决策的可操作性不强导致了民主党派提案执行上的困难

随着管理科学的发展和社会分工的深化,对政府行政的科学性和专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尽管党派成员中有不少的专家学者,但是他们意见和建议的参谋性并不强,执行力较弱。以教育决策为例,作为民主党派成员在提及教育决策时,应以宏观性、长远性、一贯性见长。应有观全局,统筹规划,体现宏观性;应对当前,立足长远,体现战略性;前后一贯,始终如一,体现一贯性的策略。很多民主党派的成员并不了解这一规律,喜欢提及一些教育决策中的具体而微的措施,以为越细致操作性越强。然而,他们忽视了这类教育规则、规定会有教育部门予以关注和制订。所以,关注一些譬如具体的教育福利、教师待遇方面的提案和社情民意,往往可操作性不强。就教育决策类的议题而言,在广州市民主党派市委机关调研中,一些党派市委委员均表示,作为一个基层教育工作的党派成员,他们更多将视野投放在关注教育一线的基层教师的利益、权益方面,而这些利益权益往往都是非常具体的,具体到教育部门没法来操作,最终导致提案、社情民意的流产。

(四)党派间缺乏合作不利于公共决策的参与

在调研中,上到民盟中央、民进中央;下到各党派广州市委会机关,党派之间缺乏合作已成为一个事实。不仅不同界别的民主党派间无合作,即使党派界别有交集的党派间也无合作。例如:同为以教育作为主界别的民进与民盟,本应对于共同的教育议题有所合作,但是在两会提交的提案或是社情民意,上到中央,下到地方均没有合作的先例。我们在民进中央、民盟中央调研时,相关负责人也认识到这个问题。由此可见,此种现象已经是党派之间的一种心照不宣的“共识”,打破这种“共识”,汇集不同党派的资源,凝聚更多人的力量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对策研究

(一)民主党派的自身建设是提高其参与公共决策水平的根本源泉

造就一支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民主党派参政议政工作人才队伍,是加强民主党派参与公共决策能力建设的迫切需要。民主党派参政能力建设,各级领导班子主要成员的自身能力的提高是关键,党派组织所有成员参政能力的提高是基础和保证。因此,民主党派在参政人才的培养工作中,应贯彻重点培养,兼顾全面的原则,“处理好巩固与发展、数量和质量、重点和非重点、骨干和一般的关系”,逐渐形成民主党派参政能力建设的人才库,为参政能力建设提供不竭的人力资源。

(二)培育民主党派参与公共决策的优势领域,创立品牌、建树党派的声誉以便更好地发挥党派公共决策的效用。

现今,我们提及品牌,人们往往想到的是代表某党派的个人发言人。虽然,我们能在一些公共场合、媒体视野中常常见到他们的身影,但是作为个体而言,他们的声音仍然是比较弱小的,而且长期关注这样的一群人,也只是导致个人崇拜,个人魅力化而已,对于党派群体价值的建设并无太大的作用。那么,什么是品牌?“所谓品牌,是指民主党派地方组织利用自身在某一重要领域的人才群体优势,就某一既有前瞻性又有现实性的重大课题做持续的系列研究,从而为各级中共党委和国家机关在相关领域的决策和政策提供持久而强有力的智力支持,并由此赢得广泛的社会声誉。”1民主党派要依托自身的专业优势和行业优势选择参与公共决策的角度和课题,尤其是要保持党派的界别特色,就某一领域的专业问题,开展深入持久的调查研究,提出层次高、创新性的优质成果,并通过形成相关专著的方式,来促进党派参与公共决策能力的影响力。例如,近年来,广东民进省委所编辑的系列群书《媒体眼中的参政议政瞬间》就是该党派创立优质品牌的典型案例。品牌的形成虽然需要时间,但是一旦创立,其社会的影响力给党派带来的效力是非常可观的。民众可以借由这一品牌来认识并认可这个党派,这个党派也可借此提升自身的影响力,产生更大的社会威望。

(三)拓宽完善公共决策的领域,把握好公共决策的方向于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能力的提升具有现实意义。

迈克尔·罗斯金认为,公共政策包括实质性公共政策和象征性公共政策,实质性公共政策需要公共资金开支,象征性公共政策创造情感或将社会地位赋予某一群体。2以教育政策为例,免费义务教育属于实质性政策,而教师节主要属于象征性政策。虽然实质性政策在推动项目的具体操作中能更好地将物质利益贯彻,但是创造忠诚情感的行为以及将社会地位赋予某一特定群体的象征性公共政策的政治意义与社会意义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在建议民主党派参与公共决策中,要拓宽公共决策的领域,把握好方向性,提出一些有为的象征性公共政策亦不失为一个新的决策空间。以教育类公共决策为例,党派成员可以关注一些宏观的,具有长远意义的教育问题也是一个不错的议题。例如:,1986年民进21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出“尽快制定《教师法》案”,最终促成了《教师法》的出台。

(四)整合党派资源,发挥民主党派“智库”的作用,让党派成员参与公共决策的渠道更为畅通。

《决定》中指出:“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 智库即智囊团。智囊团又称头脑企业、智囊集团或思想库、智囊机构、顾问班子。是指专门从事开发性研究的咨询研究机构。它将各学科的专家学者聚集起来,运用他们的智慧和才能,为社会经济等领域的发展提供满意方案或优化方案,是现代领导管理体制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3目前,我国官方从中央到地方均由相关的政策研究室来扮演思想库、智囊团的作用,虽然他们相对信息渠道畅通,人才储备充分,但是其成员多半缺乏政策分析的专门知识,他们的主要工作是为领导起草文稿,实际上履行领导理论秘书的职能4,往往是“注解”政府政策的多,而不是真正提供政策分析、评估和预测等咨询服务5。相比之下,民主党派虽然在信息的获取量、人才的拥有量和财力的保障上与政府部门和学术部门的政策研究机构相比稍显逊色,但是他拥有一些独特的优势,例如,相对政府部门的研究机构,民主党派更为独立、超脱,敢于对问题提出不同的观点,较少功利与利益的牵绊;此外,民主党派人数虽少,但是他们的层级较高,专家学者相对集中,有利集中资源,更好地成为智囊团机构。相对学院派的政策研究室而言,执政党对于民主党派的重视使得民主党派拥有得天独厚的高层级、多渠道、甚至是直通车的功效,便于民主党派在参政议政中更好地起到智囊团的作用。充分发挥民主党派思想库或智囊团的功能,使其在公共决策制定中扮演更为合适、突出的角色。

(五)集中智慧,形成合力,培育民主党派参与公共决策的优势领域。

民主党派要真正地起到“思想库”的作用,除了需要整合人才,需要党派内密切的集体协作,同时,党派间的合作也是尤为重要。我们常言的多党合作,不仅是执政党与各民主党派间的合作,亦是各党派之间的相互合作。譬如,由于民进民盟在党派成员发展上的共性,使得两个党派往往在参政议政中均会以教育作为关注点,以至于常常会出现这类情况:在两会中,两个党派所提交的提案往往会有重合交互的现象。为了提高效率,更好地整合资源,两个党派间可以通过共同调研,共同提案的方式来分享成果,增强参政议政的效果,更好地扮演智囊团的作用。总之,广泛调动党派成员参与政治的过程,也是凝聚人心,提高党派参政能力的过程。除了合作外,保持自我的特性和专业性也是尤为重要的。民主党派也要依托自身的专业优势和行业优势来选择参与公共决策的角度和课题。保持特性,才能突出自己的优势,有了优势才有权威和说服力。同时,保持特色也能避免各党派之间均围绕某一热点问题低水平重复研究,造成资源的浪费。

 在我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下,民主党派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其意义是深远的,但其实际作用仍有提升的空间。作用的不充分性,既有各种外围环境的因素,也有其自身存在的问题。随着民主意识和政党意识的不断增强,政党制度的渐趋完善和成熟,民主党派对公共政策参与的成效性会进一步提升。为了提升民主党派的公共决策能力,分析问题、研究对策仍就任重而道远。

作者:张颖

参考文献:

[1]朱晓江. 对民主党派参与公共政策制定的相关思考[J]. 中国民主同盟江苏省委员会.

[2][美]迈克尔·罗斯金.政治科学(第九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59.

[3]智库的注解援引自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DpVg_iEm_wU3P6689lkvzEIAddHM7feIoHCmdb0xM2XpiRO-R3EyxmJKOL074ameVgWqN8ZqIWQkH7JC3_R6q

[4]俞可平.增量民主与善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269.

[5] 民盟安徽省委课题组.民主党派在公共决策中的作用和地位问题研究[J].中国民主同盟网.

作者简介:张颖,广州市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

电话:13632330760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