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中华民族凝聚力学
第三章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与功能
2013-04-02 15:24:01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第三章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与功能

   如前所述,中华民族凝聚力,是把中华民族全体成员结成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并确保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内在力量。作为一种隐藏在中华民族内部的伟大的凝聚力,它有复杂的构成要素;这些构成要素之间,又有其特有的联结方式、运作方式,即有其特殊的结构;而任何结构又决定了它的功能,即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整体功能。这些理论问题,是本章将加以阐明的。

第一节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构成要素

一、作为合力的构成要素

“凝聚力”原是一个自然科学的基本学科——物理学的概念。把它引入人文社会科学,先是心理学、社会心理学中,有“群体凝聚力”;在社会学、管理学中,又有“社会凝聚力”、“企业凝聚力”;在民族学、人类学中,有“民族凝聚力”等等。不同学科对凝聚力的研究成果,对我们来说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现在,我们把它作为《中华民族凝聚力学》的研究对象和基本范畴,必须以唯物辩证法和系统科学的基本方法,从我国的历史与现实的实际出发,加以分析和界说,并力求作出合乎科学的概括。一般地说,把中华民族凝聚力作为一种合力,它的构成要素包括:中华民族整体对各民族成员的吸引力;各民族成员对中华民族整体的向心力;还有各民族的成员之间的亲和力。

(一)民族整体对各民族成员的吸引力

   前面谈到,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看,“民族”是一个历史范畴,是在一定历史阶段上形成、由许多因素相结合、具有很大稳定性的人类共同体。我们中华民族也是在一定历史阶段上形成的由许多因素紧密结合起来的稳定共同体。中华民族经过长期历史发展,形成为“多元一体”的民族共同体。对于“多元一体”的格局,著名民族学、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作了很精辟的论述。他说:“中华民族是包括中国境内56个民族的民族实体,并不是把56个民族加在一起的总称,因为这些加在一起的56个民族已结合成相互依存、统一而不能分割的整体,在这个民族实体里所有归属的成分都已具有高一层次的民族认同意识,即共休戚、共存亡、共荣辱、共命运的感情和道义。……多元一体

格局中,56个民族是基层,中华民族是高层。”①中华民族不仅在它逐渐形成的过程,而且在它发展壮大的过程,作为整体,作为“高层”,它对各个民族以及各个民族的成员,有着强烈的吸引力。通俗地讲,中华民族大家庭(即中华民族这个“民族实体”、“民族整体”)以其繁盛的经济、光辉灿烂的文化、稳固的政治以及强大的国力对各个民族以及各个民族的成员有着吸引力。例如,在汉唐时期,封建社会正处在上升阶段,中华民族的当权者以及它的思想家的“大一统”的观念,为汉族以及其它民族的成员的普遍认同。加上汉唐时期汉族统治者执行“和亲政策”的成功,汉族与各少数民族的关系总体上得到较好的调整,民族融合有了重大的进展。在西北,汉族与匈奴虽然有过严重的冲突与战争,但随后一段较长时间,民族关系比较和睦。汉族还与西域各少数民族,与西南夷族、苗族,与东北女真族、朝鲜族都建立了较好的民族关系。就是说,正在逐渐形成中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对这些民族都有较大的吸引力。又如,到了清王朝末期,封建社会腐败、国力衰落,中国受到外国列强的侵略。特别是19世纪中叶鸦片战争前后,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族”的危险,为了“救亡图存”,中华民族大家庭对组成它的各民族及全体成员,也都显示其强大的吸引力。孙中山先生在领导辛亥革命过程中,旗帜鲜明地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压迫,又号召中华各民族的团结,坚持全国的统一,提出“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这些都有力地说明,中华民族作为“民族实体”、“民族整体”的巨大吸引力。

    (二)各民族成员对民族整体的向心力

   可以说,“吸引力”与“向心力”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既是观察的角度不同,又是理论抽象的不同层面。在力学中,向心力是描述质点的运动受到各种因素的作用,朝着其核心运行的一种力。例如,在太阳系中,地球和其它行星的运行,都围绕着其核心——太阳作椭圆形的运动。地球和其它行星之所以不会逸出椭圆形轨道,这就是因为它们对于太阳有着向心力(从太阳的角度看,就是因为它自身有强大的吸引力)。就中华民族凝聚力而言所谓“向心力”,在历史和现实中,是指构成中华民族的各个民族及其成员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认同、归属、依附、融入的一种力。前面谈到汉唐时期,中华民族这个民族实体已经初步形成,而汉族的核心地位也初步奠定,就汉民族的成员来说,当然都对中华民族整体认同、归属和依附。随着民族之间经济交流的加强,文化融合,还有民族成员之间的通婚,匈奴族也就会逐渐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了。其它各少数民族的情况,大体上也如此。到了近代清时期,在清政府平定新疆准噶尔叛乱后,流亡于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的我国蒙古土尔扈特部,心向祖国、心系中华民族,其全部成员17万人,

—————

①费孝通:《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修订本代序,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页。

历尽艰辛回归祖国。这是少数民族对中华民族大家庭有强大的向心力的有力例证。清朝雍正皇帝曾说过:“满族住黑龙江流域,就像汉族住黄河、长江流域一样,都是中国人而有不同的籍贯”。①费孝通正确地指出,中华民族“形成多元一体的格局,有个从分散的多元结合成一体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必须有一个起凝聚作用的核心。汉族就是多元基层中的一元,由于他发挥凝聚作用,把多元结合成一体。这一体不再是汉族而成了中华民族,一个高层次认同的民族”。②

  (三)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

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主要是指各个民族的每个成员之间的亲和力,即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亲和力,这种亲和力是与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庭每个成员之间有着共同的地缘、血缘(亲缘)关系,特别是共同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传统的文化精神等等有直接的联系。在我们民族大家庭中,一贯流传着“亲不亲,故乡人”,“血浓于水”等等谚语;更重要的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和合”精神,浸润着每个民族成员。早在西周末年,史伯已提出“和实生物,同则不继”思想;春秋战国时期,孔子不但进一步提出“和而不同”的思想,而且强调“礼之用,和为贵”以及“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的“中庸之道”。在传统文化中,“尚仁爱”,“泛爱众”的观念也是深入人心的。孔子要求人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种思想对于每个民族成员之间的团结、合作,和建立融洽的人际关系,都有着重要作用。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有如粘着剂在每个个体之间形成亲密的关系。推而广之,在各种群体,在各个民族共同体、直至中华民族的整体都起着重要的凝聚作用。因此,它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重要构成要素之一。

1   2   3   4   5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