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中华民族凝聚力学
第五章 制度文化与中华民族凝聚力
2013-04-02 15:45:00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第五章 制度文化与中华民族凝聚力

   

   制度文化是文化体系中最具权威的因素。合理、进步的制度文化,能够保证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协调发展。制度文化以其独具的文化价值及社会功能,作用于中华民族及其凝聚力。简单地说,制度文化对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作用,是通过规范、控制、协调和统一各民族成员之间的关系及其行为来实现的。

   

第一节 制度文化是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必要条件

一、制度文化的内涵和特点

  (一)制度文化的内涵

制度,在辞海中解释为“要求成员共同遵守的、按一定程序办事的规程”。作为协调社会各方面关系、规范人们行为的方法,制度具有层次性。既可从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文化制度理解社会制度,也可从基本制度、具体制度及个别制度去把握社会制度。如:为使社会有秩序、高效率运转而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管理体制;为规范人们的行为而制定的各种法律、法规、纪律;为规范工作程序和提高工作效率而制定的各种章程、条例、规定、办法等;为明确奋斗目标和确定工作方向而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等等,都属于制度的范畴。

    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制度文化的内涵:制度文化是指人类为适应生存、发展的需要,在协调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群体与群体等社会关系过程中主动创制出来并采用的一切制度手段的总体状况。包括某种制度安排和设计的合理性、某种制度安排的意识形态、人们执行制度的内心认同、制度创新的价值导向以及相应的制度形式等。总之,制度文化研究关注的是社会各类制度规范中潜伏着的、暗示性的“倾向性”、“导向性”,以及社会制度及其运作对人们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内在“规定性”,它们也表现了一个国家和民族比较稳定的价值观念、情感趋向和思维定势。比如封建社会的“君尊臣卑”、“君命臣从”无疑是一个制度问题,更是一个文化问题。尤为重要的是,一定的社会制度可以通过不断的社会化过程,逐渐内化为民族成员所奉行的价值和行为准则。例如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中的皇帝至上观念,即绝对权威崇拜,就是长期的君主制度社会化的产物。所以,虽然制度文化研究关注的是一种潜伏性的价值导向,但制度文化是通过具体的各种社会的制度表现出来的,因此,探讨制度文化对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作用,必须从具体的社会制度如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其他社会制度对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影响为切入点。

制度文化是一个历史范畴。一定社会制度文化的形成是一定社会的物质文化发展的必然结果,一定社会制度文化又是一定社会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反映和折射。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发展,随着社会的物质文化、精神文化的进步,社会的制度文化也在不断地进步。

制度文化是民族文化的有力支撑,它在得到民族成员认可的前提下,对民族成员起着行为规范的作用,减少或降低了民族成员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对立,使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得到充分的张扬。制度文化的意义和作用是文化体系中的其他两个层面(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所不能比拟的。制度文化作为有组织的社会规范系统,它既是物质文化的反映形式,又是精神文化的物化形态,制度文化服务与制约着人类的群体活动,它在文化体系中具有较相对稳定的特性。

   古代中国的经济基础是农业型的自然经济,与这一基础相适应的是以血缘宗法为核心的社会关系。从国家行政管理体制、法律制度、人才培养和选拔制度到民间礼仪俗规,中国古代社会的各项制度无不具有农业宗法社会的文化特性。这些层位不同、功能各异的制度规范,它们在中国古代社会的发展中,有着互相补充、互相促进或互相制约的动态平衡关系,制度文化在协调个人与群体、群体与社会的关系,以及维护社会群体的凝聚力方面有着显著的效用。因此可以说,制度文化是保障人们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重要力量。

   制度文明是制度文化发展的最高境界。衡量一个社会制度文化品位高低的重要标志是该社会各种制度、体制、法规、政策的科学性,管理的有效性,社会的秩序和活力,以及人们精神风貌的状况。追求高品位的制度文化则是制度文明建设的内在要求。在现代社会,制度文明的重要内容和标志是民主、法治和市场经济体制。制度文明又是政治文明的核心内容,所以,探讨制度文化建设不能不探讨社会制度文明的建设问题,不能不探讨政治文明建设的问题,这是研究发展制度文化,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这一课题的重要内容。

  

  (二)制度文化的特点

   制度文化作为人类社会文化的一个重要层面,在文化系统中具有的重要地位及独具特点,并在民族凝聚力发展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只有通过合理的制度文化,才能保证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协调发展。制度文化的这一基本规定性决定了它具有特殊社会机制的特质,具有协调差别和调控矛盾的功能。概括起来,制度文化具有下列几个方面的特点:

   1、层次性与整体性

制度文化是由多方面、多层次的社会制度组成的,是整体性与层次性的统一。它既包括关于社会形态方面的社会制度(如奴隶社会制度、封建社会制度、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等),又包括一定社会形态下的具体社会制度(如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等),还包括具体社会制度规范下的关于某一特定社会活动的制度以及反映这一制度的具体的体制(如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教育体制等)。从制度的地位分析,有根本制度、基本制度、特殊的具体制度和个别的规章制度等各个层次。可见,由于作用范围的不同,社会制度具有清晰的层次性。各个层次的社会制度只有结构合理、互补互济、相融相洽,才能发挥整体最大功能,从而实现整体目标。所以,整体性又是制度文化的显著特点。

   2、政治性与阶级性

   综观社会制度的发展史,我们清楚地看到,社会制度的变迁与创新,都同政治领导主体、政治理论与决策、政治管理与控制等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可以说,制度文化凝聚了社会主体的政治智慧。制度文化与政治的这种密切关系,使制度文化不可避免地带有政治性。在阶级社会,制度文化的政治性与阶级性是紧密相连的。自从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后,任何民族的文化,都存在着明显的阶级差异。马克思指出:“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①这就说明:在一定历史时期,占统治地位的阶级是统治阶级,它的意识形态也必然是社会的统治思想,从而规范着一个社会的主要的行为方式、以及人们相互关系的准则,使制度文化深深打上了阶级烙印。

   3、权威性与强制性

   制度文化规定着文化整体的性质,它是文化系统中最具权威的因素。一般地说,制度文化代表着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利益和意志,在某种意义上,它也代表了整个社会的利益和意志。因而,制度文化是文化中最具权威性的。制度文化的强制性特征主要表现在执行制度的坚定性,制度文化要求对已制定的制度要坚定不移地推行,谁违反谁就要受到相应的惩处。当人们执行规章制度变得习以为常时,就标志着制度文化正在迅速地形成。

   4、规范性与程序性

   制度文化本质上是人们相互交往的行为规范的文化。它的这种规范性主要通过社会制度的方式表现出来。社会制度一旦建立起来,就规范着人们的行为,并决定着人们行为的特殊方式和社会特征。同时,社会建立任何一种制度,都是为了给人们的社会关系和社会活动立规矩、定方圆,都毫无例外地具有一定的程序性,制度的制定与执行、修

————————

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52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改与创新都是有章法可依的。制度文化的这种特点决定了制度一旦制订了就要照办,不能够随意更改规范性,是一定范围内和特定时间里每个人都要遵守的。这也决定了人们在制度的设计和制定过程中必须从社会发展和人们的实际需要出发,在形式和内容上尽量做到科学和公正,为全社会所接受。

   5、中介性与保障性

   制度文化处于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之间,具有中介性的特点。它的重要作用在于通过它把把物质文化转化为精神文化、把精神文化恰当地转化为物质文化。具体地说,就是把物质形态产品中的文化理念上升为精神文化,反过来,把属于观念形态的精神转化为人们的行为,再通过人们的行为创造出物质形态的产品。同时,对于整个社会文化体系而言,制度文化又具有保障性的特点,制度文化是保障社会正常运转,协调各方面关系,保证团结协作,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和创造性,制约各种消极因素和越轨行为的必要手段。在整个文化体系中,制度文化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6、时效性与工具性

   制度文化的时效性特征表现为制度的不断修复和创新。世界上哪怕曾经被认为是最理想最完美的制度,也不可能永远有效。因此,制度文化要求社会有这样一种氛围,社会成员有责任和义务为了社会的发展,向政府和有关部门提议对制度进行修改,使之能不断纠错、修复、完善创新,这是制度文化不断发展的要求。制度文化的工具性特征则表现为运用制度的激励性。一项先进的社会制度能促进社会成员的积极性和能动性,并对人的生存和发展的手段、目标具有导向作用,对不符合社会健康发展的价值取向、道德和行为具有自我调节和免疫作用。反之,落后的制度就会扼杀人的积极性,助长消极因素的发展。制度文化的这一特征决定了我们必须制定一种激励人的积极性的制度,使生活在这个制度的人们都能激发出潜能、激情,朝着理想境界不断地努力奋斗。

二、经济制度是中华民族凝聚力发展变化的决定性因素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定的生产关系或经济关系,也就是该社会的基本经济制度。在制度文化结构中,经济制度是一种物质关系,属经济基础的范畴,它是政治法律制度、教育制度等上层建筑所赖以存在的基础,是起决定作用的力量和因素。这里说经济制度起决定性作用,是就社会制度内在关系及其对民族凝聚力的作用而言,即经济制度与政治制度和文化制度的关系以及其它们对民族凝聚力的作用这个范围来讲的。如果超出了这个范围,从经济制度同物质经济生产力之间的关系观察问题,那就应当看到经济制度虽然是其他社会制度的直接根源,但它不是最终的根源;最终根源应该是社会生产力。所以,从经济制度的变化着眼,把握中华民族凝聚力发展变化的本质,才能真正认识制度文化的作用。

1   2   3   4   5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