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中华民族凝聚力学
第七章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核心
2013-04-02 15:51:08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第三节 中华民族精神对中华民族凝聚力发展的作用

 

一、中华民族精神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互动

   中华民族精神与中华民族凝聚力之间存在着密切的互动关系。二者互相依存,互为作用,互相促进,共同发展。中华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思想核心和精神支柱,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功能和体现。缺乏民族精神内涵的民族凝聚力是不存在的,不能产生民族凝聚力的民族精神是不成立的。前者与后者是体与用、表与里的关系。

   作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核心,中华民族精神发挥了文化认同作用、价值导向作用、精神激励作用、调整应变作用和优化提高作用。它使民族凝聚力实现了由自发状态向自觉状态的过渡,为民族提供了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从而大大增强了民族凝聚力。民族精神对民族凝聚力的能动作用前面已有详细论述,在此我们将只就民族凝聚力提升到自觉状态的问题略加展开。我们认为,民族凝聚力由自发状态向自觉状态的过渡,赋予了其中一些因素以新的意义,使民族凝聚力在结构层次上获得了提升。比如民族凝聚力产生的地缘因素,本来只是单纯的自然因素,作用并不强固,也难持久,无力推动民族凝聚力的进一步发展。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由于地缘被赋予了文化意义,它就由单纯的自然因素变为了国人头脑中根深蒂固的乡土观念,故土情结,形成了大多数中国人对土地、对家园深深的情感依恋。正是由于民族精神的改造作用,自然的地缘被提升为了文化的地缘、心理情感的地缘,才使地缘这一民族凝聚力中原始而古老的因素能够免于被淘汰的命运而继续发挥出新的作用。

   但是,民族精神对民族凝聚力作用的实现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能做简单化的处理。因为民族精神具有时代性的特点,本身也处于不断流变发展之中。民族精神的具体内涵,不可能在任何时候都是无条件的优秀、正确的。比如历史上的民本思想,无疑是中华民族传统思想文化中的优秀成分,它是历代统治阶级推行爱民、重民政策的思想根据,客观上起到了缓和社会矛盾与阶级冲突,保障人民基本生存权益的作用,维护了社会起码的和谐,有利于民族与国家的团结。但社会发展到今天,人民在政治上已成为国家的主人,在法律上具有平等的地位,如果还停留在以牧民养民为实质的民本思想上,显然就落后于时代和人民的要求,对于民族成员不再具有吸引力、感召力,必须以现代民主精神对传统民本思想加以改铸,才能使民族精神中的这一具体内涵继续发挥出促进和增强民族凝聚力的作用。这就需要广大从事思想文化工作的专家学者主动承担起改铸民族精神的工作,使民族精神始终紧扣时代发展的脉搏,通过不断地自我更新来保持对民族凝聚力的积极作用。

   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功能和体现,它的能动作用表现在以下方面。首先,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一种重要载体,同时还是它得以实现的现实保障。中华民族精神之所以能够历尽沧桑而始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根本原因是它始终植根于拥有强大凝聚力的中华民族母体内。很难想象,如果中华民族凝聚力已经消失殆尽,中华民族已经不复存在,成为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的中华民族精神还能继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其结果势必如古希腊文明、古埃及文明、玛雅文明一样因民族的衰败甚至灭亡而丧失生机,仅仅能作为远古的陈迹而残留在人们的历史记忆中。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在内忧外患中长期跌落到几乎亡国灭种的边缘,民族凝聚力受到严重削弱,相应的,我们的人民也就对自己的民族精神极端缺乏信心,民族精神也就面临着被抛弃的危险。而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各项社会事业的全面发展,国力的不断提高,民族凝聚力的空前增强,民族精神也就相应地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肯定和重视。

   其次,中华民族凝聚力是对中华民族精神的检验,我们可以通过民族凝聚力的新发展和强弱变化来判断民族精神的价值。因为某种精神是否属于民族精神,某种民族精神的价值到底有多大,不能先验地加以认定,只有通过实践的检验,才能得到正确的答案。更重要的还在于,民族精神是有时代性的,它也需要发展,一种在彼时代被证明是正确的民族精神,在此时代,可能就不再合理,不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例如中国古代的忠君思想,由于君主就是国家,故当君主与人民的利益基本一致,忠君就是爱国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完全否认它的积极意义,应该承认,它也是那个时代爱国主义精神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应该看作民族精神的组成部分而加以肯定。但当历史已进入旧民主主义革命时代,君主专制已成为中国进步发展的最大障碍时,像康有为那样,仍顽固坚持保皇立场,就不可避免地由进步滑向了落后,此时的忠君思想,就只能是彻头彻尾的反动消极思想了。因为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功能和体现,具有很强的时代性,容易顺应时代潮流作出新的调整,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此项功能的实现程度,也就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强弱,来判断中华民族精神是否仍然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确定其价值的大小及正确程度。同时,我们也可以通过中华民族凝聚力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新要求,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具体内涵进行必要的调整补充,使其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所以,通过检验功能,中华民族凝聚力还具有引导中华民族精神自我调整创新的功能。

   

二、中华民族精神对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创生和促进

   前面已多次提到,中华民族精神对中华民族凝聚力具有五种重要作用。这些作用的发挥,通常是在中华民族凝聚力作为一个功能实体既已产生之后。我们认为,中华民族精神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对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创生和促进。

   所谓创生,是指中华民族精神在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产生和发展中所发挥的引导、激发作用,特别在新形势下,“创生”的作用更大。中华民族精神可以先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形成而存在。作为一种先行的指导力量,它通过理论预设、思想建构,为民族凝聚力的产生而呼唤,为它设计具体的内涵,进行全方位的规划。而民族凝聚力的产生,则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它的影响,按照它预定的方向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中华民族精神创生了中华民族凝聚力。

   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有两个时期,民族精神的创生作用得到了具体体现。

   首先是春秋战国到秦汉时期。伴随中国古代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形成,秦汉也是中华民族作为一个民族整体的形成时期。但在此前的春秋战国时代,无数伟大的思想家先后登上历史舞台,在百家争鸣的思想繁荣中创造了中国思想的轴心时代,奠定了传统文化的基本范畴和框架,孕育了中国早期的民族精神。在此阶段,中华民族精神是先于中华民族凝聚力产生的,并对中华民族的形成、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创生产生了思想指导和精神激励作用。以大一统思想为例,孔子的理想是要恢复周王朝式的统一局面,孟子明确认为天下应在仁的指导下定于一,法家主张实行耕战政策,富国强兵,统一天下,邹衍的大九洲观念则是推动天下统一进程的地理大发现。这些思想为秦汉统一国家的形成提供了直接的理论指导,也奠定了此后两千多年里中华民族凝聚力所始终保持的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的重要内涵。

   另一时期是从鸦片战争开始直到现在。以鸦片战争为开端,西力东渐,西方先进文明的强大冲击逐渐改变了中国整个传统社会的性质。固有的民族文化传统、民族精神因其中一些具体因素已不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迫切需要转化创新。自新文化运动以来,一大批思想家开始主动检讨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得失,向西方文化学习,力图创造出新的中国文化精神,实现中华民族历史发展的真正跨越。五四的呼声,表达了新的中华民族精神对科学与民主精神的强烈追求,中国共产党的奋斗使马克思主义成为了中华民族精神的指导思想,改革开放本身就是思想的彻底解放。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凝聚点,转变成了全体中华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这一新的凝聚点,是在中华民族精神新内涵的指导下形成的,正是中华民族精神的体现。纵观历史,中华民族自近代以来的一系列重要发展,不管是办洋务、求改良,还是干革命,搞改革开放,都是以民族文化精神变革,思想解放为先导的。每一次民族精神的真正进步,都将中华民族的发展向前推进一步,使一度削弱的民族凝聚力重新增强,并赋予民族凝聚力符合时代要求的新内涵。这一时期的中华民族精神,对于中华民族凝聚力内涵的更新具有创生作用,对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增强具有促进作用。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