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中华民族凝聚力学
第八章 中华民族内部的协调与整合
2013-04-02 15:55:07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二、实行正确的民族政策

在历史的发展进程中,民族和国家几乎是同步产生并同步发展的。作为民族政治结构之最高形式的国家机构,对民族本身的发展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国家结构合理,政治清明,政策正确,会使整个民族繁荣兴旺、生机勃勃;如果国家机构失调、政治腐败、政策错误,就会给整个民族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既然中华民族是一个由众多民族组合而成的复合民族,那么,摆在中央政府面前的一道不可回避的重要政治课题,就是协调处理好各民族之间的关系,维护多元一体的民族共同体的稳定和统一。

生活在中国版图之内的各个民族,由于经济和文化发展水平的不同、生产方式及生活习俗的差异,在相互交往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这样或那样的矛盾和冲突。这些矛盾和冲突需要得到及时的协调和调解,以避免冲突的升级和矛盾的激化。作为各个民族在政治上的总代表,中央政府在协调民族间的相互关系、处理争端、化解矛盾、缓和冲突的过程中,必须制定出正确的民族政策并使之得到切实的贯彻执行。

从秦汉时代开始,历代中央政府都比较重视对周边民族关系的处理,许多朝代还在中央设置专门的机构管理民族事务,如秦代在中央政府设“典客”和“典属国”的官职,专门管理边境各民族及与外国交涉等事务。汉代改“典客”为“大鸿胪”,下设行人(后改大行)、译官、别火三令丞等属官,管理边境各民族的朝贡和封号[ 见《汉书·百官公卿表》卷19,第730页。]。元代设置宣政院,清代设置理蕃院,用来专门管理边疆少数民族事务。无论是否设有专门的机构,周边少数民族问题都被中国历代君臣作为一个关系到国家兴衰、社稷安危的重大政治课题予以重视。历史一再显示,民族政策制定得正确与否,民族事务处理得恰当与否,直接关系到整个民族的繁荣稳定,直至中央政权的兴衰存亡。

扫平六国、统一海内的秦王朝二世而亡,究其原因,与其民族问题处理不当有着直接关系。秦王朝并土地,修栈道,凿灵渠,征服了西南各地的少数民族和东瓯南越,但是,在处理与北方的主要少数民族匈奴的关系上,则过于注重从军事上进行征讨和防御,而忽视政治上的笼络和联合。结果,修筑万里长城和戍守边疆的沉重徭役以及实施的酷刑严法,搞得民怨沸腾,陈胜、吴广大泽乡揭竿一起,天下响应,准备“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的秦王朝[ 《史记·秦始皇本纪》卷6,第263页。],便在农民起义的滚滚浪潮中土崩瓦解了。

隋的灭亡与民族问题的处理不慎也不无关系。与秦王朝一样,隋王朝在处理与周边民族关系时,过分强调武力征讨而忽视政治笼络。虽然,西北的强族突厥和土谷浑为隋所征服,但长期大规模的对外战争使隋的人力、物力消耗殆尽,特别是隋炀帝大规模远征高丽的不义之战,最终引发了各民族人民的反隋起义。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隋王朝终于葬身于农民起义的烽火烈焰之中。

前期的唐王朝制定了较为适当的民族政策,以政治笼络为主,以武力威慑为辅,对各民族普遍实行“和亲”政策,与铁勒、回纥、土谷浑、鲜卑、突厥、奚、契丹等族建立起广泛的联姻关系;在官吏选拔方面,除大量任用各民族各级首领到朝廷为官外,还在民族地区任用各民族自己的首领为主要长官;在行政区划管理上,对周边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羁縻州府制度,给各民族以相应的自治权;在文化方面,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使内迁的各少数民族“不离其土俗”[ 《贞观政要》卷9,《安边》。];在赋役制度上,照顾各少数民族,对凡归顺唐王朝的各民族实行“降户”,免除徭役10年,对南方的夷、僚各族租税减半征收。这些开明的民族政策,使唐王朝前期呈现出各民族和睦相处、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

北宋从立国之初,在处理民族问题上就处于被动局面。面对辽、金、夏等少数民族政权的进攻与骚扰,北宋政府一直采取退守、防御之策,既不能在政治上与周边少数民族结成稳定的同盟,又不能在军事上取得优势地位,在严重的危急关头,总是以割地、赔款(随币)换取苟且之安。在步步退让中,北宋为金所取代(1127年),南宋在民族问题上更是一筹莫展,最终为蒙古所灭。

明王朝的灭亡也与处理民族问题的失策有很大关系,当后金(清的前身)崛起于东北时,漠南蒙古成为明与后金争夺的对象。起初,处于封建割据状态的蒙古各部或随明抗金,或从金攻明。但待后金皇太极即位,利用各种矛盾,把当时最大的一个部族察哈尔部拉入后金的联盟圈后,漠南蒙古便纷纷归附后金,形成了对抗明朝的联合阵线,使明在与清的斗争中日趋被动,以致最后灭亡。

   纵观整个中国古代民族关系史,凡中央政府的民族政策不当,民族之间便处于冲突、对峙状态,中华民族内部的离心力便增长,中央政府便失去吸引力,整个中华民族便会由于缺乏凝聚力而处于分裂失衡状态。中国共产党从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发展的历史教训中,总结出一个道理:要使中华民族凝聚成一个不可分离的有机整体,首要的是必须制定正确的民族政策,以协调好各个民族之间,特别是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与其他少数民族之间的相互关系。因而,对于民族政策的正确制定,中国共产党向来十分重视。民族平等团结、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发展繁荣,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关于民族问题的基本原则,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民族政策。

中国共产党历来十分重视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把坚持民族平等,反对民族压迫,坚持民族团结,反对民族分裂,作为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根本原则。早在民主革命时期,党就明确提出了尊重少数民族平等地位和自主权的主张。1931年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宪法大纲》规定:“在苏维埃政权领域内……不分男女、种族(汉、满、蒙、回、藏、苗、黎和在中国台湾的高丽、安南人)、宗教,这些在苏维埃面前一律平等。”[ 见刘铁成等主编:《民族理论与政策》,延边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76—77页。]1935年在长征途中,党又一次宣布“实行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1941年,经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的《陕甘宁边区施政纲领》规定:“依据民族平等原则,实行蒙、回民族与汉族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平等权利,建立蒙、回民族的自治区,尊重蒙、回民族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 同上。]建国后,从《共同纲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在每一部有关民族问题的法规和文件中,中国共产党和政府无一不把民族平等团结作为一条不可动摇的原则加以反复强调。民族团结,是维护国家独立统一、边防巩固、社会稳定、各项革命和建设事业胜利发展的保证。我国《宪法》明确规定,要“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为了消除历史上形成的民族隔阂,达到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党和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如多渠道、多途径地培养、选拔、任用少数民族干部,在一定程度上让少数民族人士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确保各少数民族参与行使国家权力的权利;着重反对和克服大民族主义特别是大汉族主义,同时也反对和克服地方民族主义特别是民族分裂主义。中国的社会发展状况正是这样:“只要一抛弃大民族主义,就可以换得少数民族抛弃狭隘民族主义。”“两个主义一取消,团结就出现了。”[ 《邓小平文选》,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一卷,第163页。]

   自治是一条“具有复杂民族成分和极不相同的地理等等条件的民主国家的一般普遍原则。”[ 《列宁全集》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20卷,第442页。]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共产党解决民族问题的一项基本政策和基本政治制度。在1949年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和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民族区域自治被作为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一项根本制度确定下来。1982年通过的宪法规定:“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实行区域自治,设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各民族自治地方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部分。”这是中国民族区域自治的核心内容和主要含义。1984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又一次重申了这一制度,并将其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各少数民族在不同的自治区域内,可充分享受、行使国家法律赋予的自治权利;可依照本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特点,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可变通或停止执行上级机关不适合民族自治地方的决议、决定和指示;可采取各种措施大力培养本民族的干部和科技人才;可使用和发展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可根据本地方的特点,制定经济建设的方针、政策和计划;可组织本地方维护社会治安的公安部队;可享受管理地方财政的自主权;可决定本地方的教育计划、办学形式、教学内容、教学用语、招生办法;可自主地发展具有本民族特点的文学艺术和新闻出版事业;可制定本地区的流动人口管理办法及计划生育管理办法……自治的内容包括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民族区域自治,既保障了自治区域内各少数民族当家作主的自治权利,又维护了中华民族的统一。

   一要解放平等,二要发展繁荣,这是最基本的民族要求,也是最根本的民族问题。“实行民族区域自治,不把经济搞上去,那个自治就是空的。”[ 《邓小平文选》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一卷,第167页。]中华民族长期遭受帝国主义的压迫和剥削,贫穷落后,需要发展,少数民族尤其如此。因此,积极扶持少数民族地区加快发展经济,便成为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一贯的方针。党中央在1954年批发过渡时期民族工作的任务时提出:“在祖国共同事业的发展中,与祖国的建设密切结合起来,逐步发展各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其中包含稳步的和必要的社会改革在内),消灭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各民族间事实上的不平等,使落后的民族得以跻身于先进民族的行列,过渡到社会主义。”这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重要指导作用的。其后,党和国家在社会制度改革和发展经济、文化事业方面做了大量工作,除了在预算中设立多种专项基金,重点照顾民族地区外,还在商业、原材料供给、民族用品生产、税收、对外贸易、外汇提成等方面对少数民族地区实行了一系列优惠政策。为了切实落实内地发达地区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支援和经济协作,党和政府还组织内地省、市对口支援少数民族地区,有力地促进了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为最终实现全民族共同繁荣的战略目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当一股以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为发端的民族主义浪潮席卷全球时,一些多民族国家固有的民族矛盾和种族冲突明显加剧。在这种背景下,作为多民族复合体的中华民族,其团结统一、和平稳定和繁荣昌盛与否,格外引人注目。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的民族理论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总结和继承了两千多年来中华民族处理民族问题的经验与教训,以民族区域自治为基本框架,以民族平等为根本原则,以团结统一、共同繁荣为发展目标,将中华各民族凝聚成一个强有力的统一整体,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成功之路。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