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中华民族凝聚力学
第十一章 中华民族凝聚力与民族离散力
2013-04-02 16:06:16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第十一章 中华民族凝聚力与民族离散力

   中华民族具有相沿不绝、生生不息的凝聚力,这是一个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客观存在。但是,在中华民族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还时隐时现、时弱时强地存在着与民族凝聚力悖逆的另一种力量,这就是民族离散力。民族离散力与民族凝聚力相伴相生,相反相成,也是一个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导致民族离散力的因素是复杂的。从时间上说,它可能贯穿于中华民族发展的全过程;从空间上说,它可能渗透于中华民族活动的各领域;从载体上说,它可能涉及中华民族的各个体;从功能上说,它直接冲击民族凝聚力,具有阻碍中华民族发展和兴旺的恶劣作用。因此,要全面把握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演进态势,不断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就必须正视民族离散力,把握民族离散力与民族凝聚力的关系、清理民族离散力的主要表现和危害、追究民族离散力产生的根源、探求抑制民族离散力的条件。否则,便无从把握必须克服离散力才能不断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基本规律。

   

第一节 民族离散力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关系

一、中华民族内部离散力概述

   什么是民族离散力?从根本上说,民族离散力是损害民族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妨碍民族健康生存和正常发展的消极力量;是通过糅合民族内部政治、经济、文化中的消极因素而形成的一种合力;是与民族凝聚力方向相反、功能相左的精神力量。它具有削弱民族整体对民族成员的吸引力、衰减民族成员对民族整体的向心力、瓦解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涣散民族内部群体之间的协和力以及破坏本位民族与其他民族和平共处能力的负面作用。

   民族凝聚力与民族离散力是一对互为关联、不可分割的矛盾。任何民族都具有与生俱至的凝聚力,也不可避免地存在涣散民族的离散力;任何民族在自身发展的过程中都存在凝聚力和离散力两刃相割、此消彼长的矛盾运动。中华民族也是如此。

   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各民族内部凝聚力与离散力的状况并非全等,甚至存在重大差别。有的民族凝聚力较强而离散力较弱,有的民族凝聚力较弱而离散力较强;有的民族在某种历史时期表现出较强的凝聚力,而在某种历史时期又表现出较强的离散力;有的民族凝聚力始强而终弱,有的民族离散力始弱而终强。虽然,中华民族也存在着“凝聚力”与“离散力”同在、“内聚”运动与“分化”运动并存的现象,但是,从总体上看,迄今为止的中华民族发展史显示:离散力或分化现象不占主导地位,凝聚力或内聚现象则是伴随民族发展的主流。

   和一般单一民族不同,“多元一体”是为中华民族的显著特征。由多元的56个民族成员,复合成一体的中华民族,必然要经过复杂多变的矛盾运动。在矛盾运动中,文化势头和文化品位不尽相同的各民族个体之间,必然要经历由互相磨擦、碰撞发展到相互调适、和谐的漫长过程。尽管民族个体之间的磨擦和碰撞,打上了彼此 “散而不聚”的烙印,但这种磨擦和碰撞,通常是过程而非目的,通常是兄弟民族之间地位和利益之争的手段,并不意味着某一民族个体对民族大家庭的“离散”或者 “背叛”。所以,简单地将中华民族内部各民族之间的碰撞与磨擦视为民族离散力的反映,是不足取的。

   在秦朝统一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多民族国家出现之前,中华民族的先祖经历了一个由家庭到家族、宗族、个体民族乃至分散国家的凝聚过程。中华大地曾经出现过众多彼此纷争、互不统属的政权。在春秋战国时期,仍有所谓“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从表面看,这一历史时期特征是天下大乱、散而不聚,离散力左右其中,但是,从实质看,这一历史时期又具有形“散”而神“聚”的态势,“散”是现状,“聚”则是必然的发展趋势,紧随其后的,正是秦王朝的统一,多民族的民族国家的形成。因此,不可简单地将这一历史时期的离散现象归咎于民族离散力。实际上,这一时期多元一体的民族大家庭尚未出现。

   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建立,意味着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形成,对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这是因为,这种国家实际据有凝聚各民族个体的核心的地位,即便是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秦王朝,实际也兼具凝聚中华民族的政治核心、经济核心、文化核心的三重身份 ,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国家的“大一统”,在相当程度上正反映了民族的“大一统”,秦统一六国后出现的“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就是一个生动的写照。因此,秦王朝建立后,中华民族大家庭内部凝聚格局的松动和破坏,离散现象的发生和膨胀,大体与民族内部的离散力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笼统地将秦王朝以后出现的离散力归结为中华民族大家庭内部的某一或几个民族,特别是民族的群众,显然是极大的谬误。因为,就各族群众而言,消除纷争、和谐共处、紧密凝聚,是不可移易的思维定式和心理定式,只有那些有愿望、有条件膨胀一己或小集团利益者,才有可能背逆这种定式,甚至不惜借助民族离散力来以售其奸。事实反复验证,中华民族内部的离散力,大多源发于统治阶级及其推行的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政策。不过,这类离散力的承载者和始作俑者,大多避免不了自食其果的下场,从古代秦王朝的二世而亡,到近代蒋家王朝的败退台湾,都是确切的明证。值得强调的是,古代陈胜、吴广的大泽乡起事,近代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建立,其要皆在否定秦王朝和蒋王朝凝聚核心的地位,追求新的凝聚秩序和真正代表民族利益的凝聚核心,而非涣散或削弱民族的凝聚力。所以,当国家政权已丧失充当凝聚核心的资格时,大泽乡起义和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这类对国家政权的否定力量,决非是什么离散力,而是有利于推动凝聚力发展的正义力量。

   和世界许多民族不同,中华民族沿着古代、近代、现代的发展轨迹,经历了一个闭关锁国——被动开放——主动开放的过程。在此过程中,中华民族曾饱受资本主义列强的奴役和欺凌,与此相应的是,民族固有的自信心、自豪感一度倍受打击,民族凝聚力也一度趋于是弱化。虽然,当代的开放与前迥异,是主动面向世界的开放,是以振兴中华为目标的开放,但是,中华民族仍不免要受到外来敌对势力的冲击。因此,中华民族从打开国门起,外来敌对势力就成为制约民族凝聚力、诱发民族内部离散力的重要因素。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离散力,就有可能带有依附外来势力、背叛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性质,而这种性质的离散力在国门开启前是未曾有过的,其恶劣作用在于将中华民族推向妄自菲薄甚至丧失自我的歧途。

   中华民族的组合是多维的,并非以“民族个体”为唯一单元或唯一分子。除民族个体外,以阶级、阶层、宗教、信仰、政党、职业、志趣等为纽带的社会利益群体,也是构成中华民族的单元或分子。因此,各种社会利益群体之间的关系如何,同样是考量民族凝聚力和民族内部离散力状况的重要根据,在当代社会尤其如此。一般地说,时代越是发展,社会越是进步,由社会因素导致的阶级、阶层、政党等利益群体的地位就越发重要,就越能取代由血缘、地缘等自然因素为纽带的社会群体的地位,在民族凝聚力和民族内部的离散力方面发挥主导或制约作用。值得一提的是,社会不同利益群体之间,难免发生矛盾和冲突,难以天然地达成和谐,而居于统治地位的社会管理者,负有协调关系的责任。所以,出现不同社会利益群体“散而不聚”的现象,通常可以从社会管理者方面找到重要原因。

   总之,中华民族内部的离散力极其复杂,是妨碍中华民族增强凝聚力的涣散剂。

1   2   3   4   5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