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中华民族凝聚力学
第一章 绪 论
2013-04-12 10:33:11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五、中华民族离散力

   中华民族离散力的本质,是一种企图分裂中华民族、瓦解中华民族的破坏力量。它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对立方面。中华民族凝聚力是在不断与民族离散力的斗争中发展的。

民族离散力在中国,曾经表现为民族分裂主义、民族投降主义、民族沙文主义、民族虚无主义等。一般地说,在社会大变革时期,在外国敌对势力入侵时期,民族离散力会表现得最为活跃,它可以表现于政治上、军事上的,可以表现于经济上的,也常常表现于文化上的,而在不同的环境和条件下,还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内容。例如中国五代十国时期是以兵戎相见,用武力去分裂早已统一的中华民族;抗日战争时期,汪精卫是以投降与帮助日寇去灭亡中国;20世纪30年代及后来也一度甚囂尘上的所谓“全盘西化”、“一心一意的西化”论,是以鼓吹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一无是处”,主张以“蓝色文明”取代“黄色文明”的文化虚无主义来贬低中华民族。在当代,李登辉在50届联合国大会前夕,就抛出了名为《中华民国与联合国》的小册子并广为散发,胡说什么中国只是“一个历史、文化及地理的中性名词”,把海峡两岸尚未统一的状况说成是“各自在其管辖范围内行使主权”,企图把祖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台湾省分割出去并变成“主权独立的国家”。后来,李登辉又抛出他的另一本小册子,书中公然叫嚣主张把中国的领土分成台湾、西藏、内蒙、新疆、北方、南方等七块,其分裂祖国的图谋昭然若揭。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一再证明,任何时候都必须警惕和坚决反对民族离散力,因为这是关系到民族的存亡和发展的根本问题,只有不断克服各种离散倾向,中华民族凝聚力才能不断向前发展。

————————

①江泽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人民出版社2002年11月第1版,第39页。

六、中华民族的政治核心

   民族作为人们的共同体,不能没有一个政治核心(领导核心)。由56个民族组成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当然更不能没有一个足以把56个民族团结、维系一起的政治核心。

   从民族凝聚力的角度来说,这一政治核心的最主要作用,就是代表着民族整体向全体民族成员施放出吸引力——这是增强民族成员对民族整体的向心力和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前提条件。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中华民族凝聚力有时相对较强,有时相对较弱,其原因,无不与当时的民族政治核心是否维护全体民族成员的根本利益有直接关系。

   民族成员对民族的政治核心有一个认同性的问题,而这一认同性的内涵是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发展的。在中国古代,生活在封建社会的民族成员,对人的价值的认识和民族自觉性都是很低的,他们受“君权神授”的思想影响很深,某个朝代的某个时期,统治者如果能够较为重视生产、关心民生、做出一些有利于民族大家庭团结的事情,本身也不太过分于穷奢极欲,就一般都能够获得民族成员的认同,甚至誉为“好皇帝”,从而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但是如果某个朝代或某个皇帝,不顾人民死活,终日纸醉金迷,甚至酿成外族入侵,这时候,民族成员就不仅不再认同这个民族政治核心,甚至忍无可忍地揭竿而起,历史上一再爆发的农民暴动正是如此。魏征所讲的“水能载舟,水能覆舟”正是反映了民族成员对民族政治核心是否认同的态度。

   近现代,民族成员对民族的政治核心同样有一个认同性问题。而且这一认同性的内容大大地扩展了。民族成员已经不是仅仅“日求三餐,夜求一宿”,而是还包括了政治上的要求、人的发展条件和人的价值的实现。

   18世纪先后在欧洲、美洲爆发的资产阶级革命,提出了民主、平等、自由、人权等口号,认为政府(民族的政治核心)只不过是人民行使自己权力的一种机构、工具,政府必须由公民选举产生并接受公民的监督,这些民本主义思想及在其指导下爆发的资产阶级革命,彻底地否定了“君权神授”和封建专制主义制度,建立起资产阶级共和国。这是历史上的一次伟大革命,其进步意义是划时代的。这场革命提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根本问题,就是民族的政治核心与核外群体的关系。

   在世界潮流的推动和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1919年中国爆发了“五四运动”。“五四运动”提出的科学民主两大诉求,开辟了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的新阶段。这场运动,从其实质来说,也是力求建立一种新的民族政治核心与核外群体的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这一新型关系的产生。无数事实雄辩地证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是中华各族人民根本利益的忠实维护者。但是也应当看到,我国反对封建主义残余和影响的任务至今尚未完成,特别在政治领域和思想领域方面。我国民主法治的政治制度尚未完善,渗透着封建余毒的专制主义、家长制、任人唯亲、奴隶主义等尚未肃清。在思想文化方面,自由、平等的价值观往往遭到践踏,“舆论一律”还常常束缚了人们的思想。中国共产党第16届三中、四中全会,提出了“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和“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执政理念。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执政理念上的一个重大的创新,其意义完全可以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拨乱反正相比美。实践这些执政理念,必将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建立起一种新型的政治核心与核外群体的关系。完全可以预料,随着这种新型的关系的建立和完善,中华民族广大成员对当代民族政治核心的认同性必将大大提高,中华民族凝聚力必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七、中华民族的素质

   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一个大系统,决定这一大系统功能发挥的,一是构成系统的各元素(即民族成员)的素质;二是系统内容的结构状况。而实际上,起根本性作用的还是前者,因为民族成员素质的状况会直接影响民族凝聚力内部的结构状况。

   民族素质是指一个民族对客观事物的认识水平和对客观世界改造能力的综合反映。民族素质一般可分为个体(每一个民族成员)素质和整体素质。民族的个体素质与民族的整体素质是紧密连系的。只有个体素质的普遍提高才有整体素质的提高;而整体素质提高了,个体素质的提高才能有更广阔的空间和有利条件。

   民族素质一般包括了政治素质、思想道德素质、文化教育素质、身体素质等等。我们这里着重要探讨研究的,是民族的整体素质。

   在我国古代,中华民族的素质是高的,有一整套封建主义的治国经验,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特别在哲学、伦理学、建筑学、航海学、数学、天文学以及在许多制造业上都独领世界风骚,中国被称为“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深受世人称羡仰慕。到了近代,中华民族的素质便一落千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华民族的整体素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表现在民族成员的思想觉悟大大地提高了,为建设民主、文明、和谐、繁荣富强的国家忘我劳动;我国科技事业的发展在许多方面已走在世界先进的行列;我国教育事业有了很大发展;我国人民健康状况有了很大改善;我国体育事业突飞猛进,竞技体育获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绩;等等。

   实践证明,民族素质的状况是与国力发展的状况,民族凝聚力发展的状况分不开,两者是互相制约、互为因果的。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民族素质的高低是相对的、变化的,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具有不同的内容和要求。在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科技信息化和各种异质文化相互碰撞,世界竞争特别是人才竞争激烈进行的今天,我们应当以全球为视角并充分认识中华民族凝聚力发展的客观要求,恰当地估量我中华民族的民族素质,正视还存在的问题,及时地加以补足和提高。

   以下问题是应引起足够注意的:

   一是在相当一部分民族成员中,民族精神淡薄、价值观错位。不少人不知中华民族精神为何物,他们活着为什么?不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国家民族美好的未来,而是金钱、美女、享受,为达此目的,什么坏事都可以干出来。极端个人主义已成了现时社会的一种有毒的瘴气,正严重地污染我们的社会,甚至腐蚀执政党和政府。

   二是在相当一部分民族成员中,主体意识十分淡薄。他们缺乏国家的主人翁感,缺乏对社会事务的参与意识和民主精神,安于现状,明哲保身,不懂得依法争取自身应得的权利,奴隶主义尚存在。

   三是道德滑坡,在相当一部分民族成员中非常缺乏公共道德精神,社会存在诚信危机,严重削弱了民族内部的向心力和亲和力。

   四是民族整体的文化科技水平不高。我国文盲、半文盲在广大农村为数尚不少。知识分子人数虽已大大增加,但文化科学技术水平不高,知识老化严重,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

   提高中华民族素质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同时也是一项决不可掉以轻心的重要任务。

第三节 中华民族凝聚力学的研究方法

   中华民族凝聚力学的研究对象是中华民族凝聚力。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一个外延宽广、内涵深厚、时间跨度达数千年的范畴。从时间上说,它包括了上下五千年;从空间上说,它涵盖了生活在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上的56个民族以及散居于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华侨;从内涵上说,它包括了例如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产生、发展、结构与功能、运动规律、增强途径以及未来发展等等一系列内容。研究中华民族凝聚力,必须采取正确的研究方法,否则就达不到目的。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研究,主要是借助以下的各种方法:

一、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作为基本方法论

   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也是我们从事中华民族凝聚力研究的基本的方法论。

   中华民族凝聚力,用最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中华民族的生存力、发展力。它是以一种思想感情形态表现出来的。如何透过多种多样的现象去认识它的本质 ?马克思说:“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入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①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帮助我们认识到,中华民族凝聚力是物质的反映,是中华民族赖以存在、发展的各种物质条件(自然因素、社会因素)的综合作用的结果。但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特别是它的核心——中华民族精神)一经产生,便必然地对各种物质条件起重要的反作用,成为推动中华民族向前发展的重要能动力量。

   中华民族凝聚力决不是静止的、一成不变的,而是永远处于运动的过程中。各种物质条件特别是社会因素的变化,中华民族内部凝聚力与离散力斗争的结果,都将使中华民族凝聚力从量变到部分质变,从而使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发展呈现阶段性。辩证唯物主义帮助我们认识这些阶段性变化的途径,更帮助我们找到这些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

研究中华民族凝聚力,涉及到许多社会现象、民族现象。我们只有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对具体问题做具体分析,坚持把问题放到一定的历史条件和一定的历史范围内去研究,才能做出科学的判断。例如,古代中华民族内部民族间的战争,就需要我们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做出分析。这些战争是有两面性的:一方面,它是民族发展不平衡的表现,民族间的战争造成经济上的损失和人员的伤亡,这是消极的一面;另一方面,这些战争也促进了民族之间经济、文化的交流,经济文化较落后的民族从较先进的民族中学到了较先进的生产方式和思想文化,对古代民族的融合起了促进作用。又如过去一些历史书籍习惯于颂扬汉族建立的中央政权,贬低以至否定少数民族建立的中央政权,这实际上是大汉族正统思想的反映,而从历史唯物主义去认识,应当看到,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建立的中央政权,都是中华民族内部兄弟之间的事情,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看其实行什么样的政策,一切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有利于中华民族团结统一的,有利于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都应当认为是进步的,应予充分肯定。

   在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研究上,要坚持以下两个方面的结合:

   

   (一)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方法

   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是中华民族凝聚力学研究工作中必须坚持的原则、学风,也是重要的研究方法。首先,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研究不是从抽象原则出发,用理论的框框去硬

————————

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17页。

套实际生活;而是紧紧抓住不同时期社会的重大热点(也就是民族凝聚点),在占有大量实际生活的感性材料的基础上,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中华民族凝聚力学把调查研究、个案分析作为研究工作的基础工作。其次,为实践服务是中华民族凝聚力学研究工作的目的。这一服务的内容就是推进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日益增强。为此,如何去增强当代中华民族凝聚力,也就是增强当代中华民族凝聚力的途径和研究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历史走向,就成为这门学科重要组成部分。再次,坚持中华民族凝聚力学的研究成果必须接受实践的反复检验,并在检验过程中修正、提高已有的认识。多年来实践一再证明,只有这样,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研究才是踏实的、不断前进的,并具有生命力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