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热点关注
生态文明建设与中国梦的心理研究
2016-05-17 15:54:22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心理”一词,革命家列宁说:“心理的东西,意识等是物质(即物理的东西)的最高产物,是叫做人脑的这样一块特别复杂的物质的机能”①

《词典》解释说:“心理是人的头脑反映客观现实的过程”②。心理过程主要分为知(指认识过程)、情(指情感过程)、意(指意志过程)三大类。心理学就是研究心理过程和人们的个性心理特征的发生、发展及其规律的科学。在笔者看来,“意识”就是对心理的东西的概括和总结。“梦”就是心理的东西的生理表现,也是人们愿望的达成。“中国梦”就是中国人的愿望的达到与成功。

心理学家佛洛依德认为,人的心理由三部分构成:一是意识(包括此时刻意识到的东西和此时刻没有意识到,但可以想起来、记起来、回忆起来的东西或事物,这一部分叫做前意识);二是前意识(实质是属于意识的一部分);三是无意识(指不能被自己或本人意识到的东西)。由前意识和无意识就构成潜意识(指潜伏而未显现的意识)。在这种意义上说:“梦”就是一种“潜意识”。传统心理学认为“意识”乃是“行为”的“知觉”。凡是自己不能觉知的行为,称为无意识行为。人在做“梦”中的行为就是一种无意识行动产生的行为,但是有潜意识的行为特征。如人们日有所思,夜必有所梦就是一种潜意识的心理和生理现象。

美国行为主义心理学家华生(1878-1958),享年80岁,他把他对动物行为的研究,推广到对人类的童年研究。从他的行为主义观点来谈儿童和成人的行为。他在1931年提出:“心理学就是研究动物和人类行为的自然科学”。他主张应该用“客观观察法”和“外部环境观察法”来进行心理研究。他认为“主观体验”和“人的意识”都不能作为心理学的研究对象。华生不承认有体验和有意识,当然也不承认有理性和有思想。他排斥人们对意识的研究,强调人类行为的重要性。他把“行为”作为心理学的研究对象。

笔者主张人的“行为”和人的“意识”是辩证发展的;社会实践和社会意识也是辩证发展的;非理性主义行为和理性主义的意识同样是辩证发展的。

笔者根据以上的“心理”认识,对生态文明建设与中国梦的“心理”,进行以下三点研究:一是生态文明建设是实现中国梦的行为基础;二是生态文明建设必须结合生态经济建设;三是生态文明建设是实现政治文明建设的意识基础。为了贯彻和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必须将国家建设,提高到更高的战略层次,由经济文明、政治文明、文化文明、社会文明“四位一体”,拓展包括生态文明在内的“五位一体”。这是习近平同志总揽国内外大局、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一种新思维和新部署。他多次在报刊上提出:“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理念。他认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到人民福利、民族未来和科学发展的长远大计,必须树立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的思想意识和行为理念,确保到2020年实现从“建设”到“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这就是“中国梦”三个字的真正含义而体现出来的现实意义,也是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新思维和新举措。

一、生态文明建设是实现“中国梦”的“行为”基础

“行为”一词,是一个心理学名词。“行为主义”一词,是一个心理学学派之一。一般人认为“行为”是指受思想意识支配而表现在外部世界和外面环境中的活动或行动。“文明”一词是同“野蛮”一词相对立而言的,表示社会的进步和进化状态或退步和退化状态。

“生态”一词,是一个生物学名词,指生物的生理特性和生物习性,形成生物群落与地理环境之间相互联系和作用的自然生态系统。它包括四个基本组成部分:一是无机物环境;二是生物生产者绿色植物;三是消费者吃草动物和肉食动物;四是分解者腐生微生物。在生物之间存在着食物链的相互联系。人类位于生命(生物生产力)金字塔(体)的顶端(点);形成外部无机物和内部有机物的生态系统环境,太阳能由绿色植物进行光合作用,转化为生物能,位于生命(即生物生产力)金字塔(体)的底部(线);并借食物链流向动物和微生物作为生命金字塔的中间部分(面);水和营养物质(碳、氢、氧、磷等无机物)也通过食物链不断进行化学合成和分解,在环境与生物之间反复地进行点、线、面、体的构成作用和生物、生物链、地球和化学之间的循环作用与相互作用。生态系统最基本功能和特征是以生物为核心的物质流和能量流循环。

从生命的产生和生物的发展来看。在地球形成的历史时间和表面空间,出现了岩石圈、水圈和大气圈等“非生物环境”。它们给生命的产生创造了条件,形成了绿色植物(生产者)、微生物(分解者)、动物(消费者)和人类(既是消费者,又是生产者)等“生物环境”。

由“生物环境”和“非生物环境”就构成“生物圈”。从而形成生物圈内生态系统中的两种流动:一是物质流的循环;二是能量流的循环。两种循环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相互制约和有着不可分割的相互联系,这种联系就形成一个广大的生态系统。我们说的“生态观”就是人的生态思想意识的表现。如果生物圈和生命(生物生产力)金字塔遭到破坏,那么人类就会自取灭亡,受到自然界的惩罚。目前人类面临着几个重大问题:一是食物不足;二是环境污染;三是能源危机;四是人口增长;五是就业困难等,影响着人类的前途和命运。因此,我们必须提倡生态文明建设是实现“中国梦”的“行为”基础。在实干中发扬文明行为,反对“野蛮”行为。

根据生物生态系统物质流与能量流的规律,经济而合理地投入资源、能源或能量(包括劳动力、资源和资金等),利用生物的新陈代谢和遗传特性,进行合理的再生产,以获得人类所需的原料、食物、生物能量以及创造人类生活和生产的最优越或最良好的条件和环境,以适应社会市场经济和文明政治的发展。

二、生态文明建设必须结合生态经济建设

我国从上世纪(即20世纪)80年代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把经济增长作为唯一的目标,完全不考虑经济活动行为对环境污染的后果,城市化建设盲目追求经济利益,以损坏环境和浪费资源来谋求经济增长行为在各地开花。从城市到农村破坏了生态环境,受到了自然界报复。1998年长江发生了八次洪水就是例证。破坏森林,产生水土流失,改变了生态环境,林区成了荒山,水利成了水害,得不偿失!自己挖了自己的墙角,我们搞农业、工业、商业都要学科学、用科学,按科学规律办事。正如1980年经济学家贾里尼著:《关于财富和福利的对话》一书中,他以捕鱼为例来说明这个道理。人们究竟能捕到多少鱼?这要取决于海中、湖中、河流中等,可以捕到鱼的总量。但是,捕鱼的过程越有效,就越倾向于摧毁鱼的总数量。这样就产生一个矛盾,想生产得到更多的鱼,然而却生产出更多的鱼的缺少。他认为真正的问题在于原来的鱼的总量是从来没有被当作一种经济价值来计算过的;鱼的减少乃至毁灭,也从来没有被当作一种经济成本来计算过。笔者认为这里就缺乏经济发展的生态平衡观、整体观和系统观。

从上世纪(即20世纪)60年代开始,国际上兴起了研究生态学哲学的热潮。它除了研究生物与有机、无机环境之间的联系外,还研究人类和自然的相互联系,特别是具体研究人和非生物环境与生物环境构成的“生物圈”之间的相互联系及其协调发展的规律。美国生态学家康姆尼尔著:《封闭循环》一书中,他概括出四条生态学规律:一是“物皆相互联结”;二是“物皆各有去处”;三是“自然界更了解自己”;四是“不能无偿获得一物”。将这四条规律进一步提升、概括和抽象,就形成生态平衡观、整体观和系统观,也就是生态学的哲学观。

我国经济学家和哲学家于光远先生,(2013年9月26日去世,享年98岁)他曾从生态学的角度,提出发展经济的模式。他建议采取模拟生物圈的生产工艺,把传统的生产工艺“原料→产品→废料”改为“原料→产品→剩余物→产品”。这种生产工艺的生产过程是一种无废料的生产过程,也就是社会资源综合利用的生产过程。只要生物圈过程正常运转,输入系统的所有物质,就在循环过程中得到充分利用。按照传统的工艺生产,人们从自然界中取出和开发出的物料,如煤、石油和矿产,被实际利用的仅有3-4%,其余96%,则以废料的形式抛弃到自然界中去,形成污染环境。于光远先生的思想意识就是一种生态文明建设与生态经济建设相互结合的例证,有利益社会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和提高水平。

三、生态文明建设是实现政治文明建设的意识基础

“生态文明”一词是尚待研究和进一步落实的语词,还没有形成一个公认的严格的科学概念。同理,“政治文明”一词也是一样,尚未形成科学概念。在笔者看来,如果说“生态文明”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同人们的“行为”有关联,那么“政治文明”就应该属于社会科学的范畴,同人们的“意识”有关联。人的行为和人的意识的联系,有质的联系和量的联系两个方面,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心理问题或心理矛盾。这涉及到生态心理和政治心理的相互作用(即质的联系方面)和相互关系(即量的联系方面)的协调发展问题。心理学的研究对象(即质的规定性)和研究范围(即量的规定性)到底是什么?是行为还是意识?是实践应用还是理论探讨?是物质还是精神?这些观念和思维是否需要改变?从新建立自然和社会的统一;行为和意识的统一;历史和逻辑的统一;非理性和理性的统一;理科和文科的统一等等,这就是现实社会必须思考的问题和需要解决的矛盾。

从人类精神的21世纪走向来看。自我分裂与彼此冲突使个人与群体产生的矛盾,这些问题都是社会发展的永恒之谜,也是哲学和心理学发展之谜。任何一种精神形态都是构成一个社会的时代精神,产生出时代的声音和语言,才能与现实社会过程相互契合或统一。

从人类精神的觉醒历程来看。人与自然的矛盾,使个人与自然产生分化,形成了群体自我意识的觉醒,接着又产生了个体与群体的分化,产生了个体自我意识的觉醒。后来产生了东方意识和西方意识走向的不同路径。

中国人意识的核心观念是“天人合一”,没有产生个人与自然的分化和个体与群体的分化。西方意识则产生了这两种分化,衍生出理性精神,发展了科学技术理性,出现了西方社会的文明。东方意识由于乌托邦公有制的心理冲动与渴望,设计了一个完美的未来世界,作为人们现实世界的代替物,形成了独断的和绝对的社会意识,发展成时代的绝对独断精神。随着社会时间和空间的发展,这种绝对意识和独断意识也开始衰落,科学技术理性也露出自身的局限性和极限性。使感情与心理作用的行为,正在经济学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们比单纯的理性数据更具有推动经济发展的决定作用,有人称为“行为式经济学”或“非理性经济学”,这就是现实社会的心理状态,重视提升非理性心理行为而降低理性心理行为。形成了理性主义和非理性主义的对立;科学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对立;自然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对立;个人主义和整体主义的对立;神本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对立;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对立;理科和文科的对立等等,人类精神依旧在这些对立和冲突中耗费能量。这些冲突和对立,形成了螺旋圆圈的上升运动,有神论和无神论都是这个圆圈上的起点和终点,它们进行着循环的圆圈运动。

现在人类精神的走向,西方世界在学习东方世界,东方世界也在学习西方世界,大家都在寻找新的人类精神的整合发展,重建新的人类精神与自然的统一或人的心理与自然的统一。这种统一就是实现生态文明建设和政治文明建设的意识基础。

“意识”一词,是一个含义十分广泛的词眼,是机能派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他们把“内省法”作为研究心理学的基本方法。意识有时作为心理、理念、精神、思维、思想等的代替词,侧重在反映事物和人物的内部环境或内面世界方面,恰好与“行为”一词相反。“行为”一词也是一个含义十分广泛的词眼,是行为派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他们用“客观法”和“实验观察法”作为研究心理学的基本方法。行为有时作为实践、实干或活动、行动等的代替词,侧重在反映事物和人物的外部环境和外面世界方面。

生态文明建设和政治文明建设都需要“行为”和“意识”的协同作用,不要相互排斥,应当建立“行为”和“意识”的心理平衡,两者都不能走向极端,既不能在发展经济文明上实行“生产产业扩大化”,又不能在发展政治文明上实行“阶级斗争扩大化”;既不能过分左倾,又不能过分右倾;要保持经济和政治的平衡和稳定,使经济和政治都得到相辅相成的辩证发展,应当建立经济文明和政治文明的辩证发展方法,一方面人类社会需要建立生态文明的生命(即生物生产力)的金字塔;另一方面人类社会又需要建立政治文明的生命(即生物生产力)的金字塔,才能实现人类社会同自然界的真正统一。正如中国思想家老子说:“王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③。他为人类创建真正的“天人合一”的幸福生活,在理论上做了论证,这就是中国每个人所盼望的目标和梦想。

综上所述,笔者写的《生态文明建设与中国梦的心理研究》一文,盼望人人都要学习和效法天的行为、自然的行为、生态系统的行为同人们的正确思想意识统一起来,建设现代社会文明。必须加强人对物的管理和人对人的管理,增强中华民族与各民族之间的凝聚力,对人们的行为现象,进行多学科的综合考察,充分发挥生态系统的物质流、行为流与能量流、意识流的作用。

从整个生态系统的生物圈和生命(生物生产力)金字塔来看,如下三图所示:

绿色植物是自养生物,也是最初的植物生产者(需要土壤、水分、阳光、热能和大气等无机物作为原料进行生产);草食动物是第一级的异养生物,也是消费者;还有第二级的异养的微生物作为分解者;人类是第三级最高级的异养生物,也是消费者(如享受人生),同时也是生产者(如生产电脑和宇宙飞船等)。

人们盼望社会文明建设,必须保持生态发展平衡和生态经济发展平衡。

所谓生态发展平衡,指生态系统在长时间和空间内保持的平衡状态。如绿色植物在生命金字塔的底层或底部,该生态系统的有机体种类数量最大,生物产量也最大和生物生产力(生命)也最大。因此,各种资源的开发,都要讲生态发展平衡。

所谓生态经济发展平衡,指社会生产和再生产的长期时空活动中,保持平衡稳定的经济活动行为。因此,社会资源,才能充分利用;经济发展,才能稳步前进。生命金字塔每高一层,其净生物生产量,只为其下一层的十分之一。根据不完全统计,人类认识的生物有200多万种(其中动物有150多万种,植物有40多万种,微生物有20多万种,人类只有几种,以白种人和黄种人最多,黑人较少)。生物从能源和代谢类型上,可以划分为自养生物和异养生物两大类。自养生物又可以划分为光能自养生物和化能自养生物两小类。绿色植物是一种光能自养生物,因为绿色植物含有叶绿素,能吸收太阳的光能,把水和二氧化碳无机物合成醣类有机物(即碳水化合物,由碳氢氧三种元素构成),同时放出氧气到环境中去,这个过程,叫做光合作用。光合作用的化学反应式如下:

6CO2+12H2O+674大卡热量 叶绿素吸收光能 C6H12O6(葡萄糖)+6H2O+6O2↑

所有的动物、真菌和大部分细菌以及人类都属于异养型有机体,是异养生物。由于这些生物摄取食物的方式不同,可以分为三种:一是自由生活(直接吞食植物或动物。一般动物和人类均属于此种行为);二是寄生生活(寄生于其他有机体内或体外,从中吸取有机物。如某些真菌、细菌和寄生虫均属此种行为);三是腐生生活(生活在死的有机体上,从中吸取有机物质。如某些真菌和腐生细菌等均属此种行为)。

如果生物的生态发展平衡和社会的经济发展平衡受到破坏,那么就会给国家、社会和民众带来重大的危害,要求做到环境因素的稳定;生物物种的种群和经济发展的多样性;物种的种群数量之间和人的贫富数量之间要互相适应。既要,要求行为适应,又要,要求意识适应,把行为和意识统一起来,就能实现生态文明建设和政治文明建设的理念。

恩格斯说:“劳动和自然一起,才是一切财富的源泉,自然界为劳动提供材料,劳动把材料转变成财富”④。英国经济学家威廉·配弟说:“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⑤。由此可见,只有提倡和重视生态文明建设,树立生态经济发展思想,才能实现中国梦的心理愿望,才能增强中华民族之间的凝聚力。(完)2013年9月10日教师节写于华南师范大学北区家中,时年81岁。

作者:傅寿宗

(华南师范大学哲学研究所,公共管理学院)

参考文献:

①见《列宁全集》第14卷、第273页,人民出版社1957年北京出版。

②见《现代汉语小词典》商务印书馆1980年6月第1版,第612页。

③见张默生著:《老子章句新译》成都古籍出版社影印1988年4月第1版,第25章(道德经)其中“王法地”指王自称。“道法自然”指道是自然界。

④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9卷、第398-399页。

⑤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56-57页。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