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学术成果
“中华民族向心力”之我见
2013-05-08 15:19:07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中华民族向心力”之我见

陈载舸

   中华民族向心力,是一个当今中国社会运用频率较高的概念。何谓中华民族向心力?中华民族向心的对象究竟是什么?怎样才能切实增强中华民族向心力?笔者拟就此呈一孔之见,以就教方家。

   

一、民族成员的“向心”对象

   

   “向心力”(centripetal force)本是一个物理学概念,是描述质点(或物体)作曲线运动时指向曲率中心的力。由于中华民族可以分为核心群体(领导集体)和核外群体(人民群众)两个层面,故而,当“向心力”运用于社会学领域后,有人就认为这是专指核外群体的人民群众,似乎“向心力”只是人民群众的专利。这种理解与专家对“中华民族向心力”概念的界定相左。对于中华民族民族向心力,孔庆榕、张磊主编的《中华民族凝聚力学》认为:“就中华民族凝聚力而言,所谓‘向心力’,在历史和现实中是指构成中华民族的各个民族及其成员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认同、归属、依附、融入的一种力。”[参考文献

孔庆榕、张磊《中华民族凝聚力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2月修订第1版第115页。]

   在这里,“构成中华民族的各个民族及其成员”显然是指全体中华儿女,“中华民族大家庭”是指中华民族整体,而“向心”这个行为是全体中华儿女的。也就是说,全体中华儿女(无论领导者还是普通民众)都是“向心”的施事者,是行为主体。人都有“心之所向”与“心之不向”的问题,普通民众是这样;领导者也是这样。就中华民族而言,广大人民群众存在着“向心力”问题,执政者中国共产党也存在着“向心力”问题。那么,广大人民群众和中国共产党的向心对象是什么呢?是否完全一致呢?

   概念告诉我们:中华民族的各个民族及其成员向心的对象是中华民族大家庭。这是与中华民族与生俱来的爱家、爱乡、爱国情愫相吻合的,也是与我们历来坚持和倡扬的爱国主义相一致的。不少研究者认为,中华儿女向心的对象有两个:一是中华民族的整体(即中华民族大家庭),二是中华民族的领导核心(当今是中国共产党)。此说不无道理,其根据源自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囿于把中华民族划分为核心群体和核外群体两个层面之论。本来,中华民族的群体既有其最大的单位——民族,又包括各种其他不同归属(种族、地域、政治、经济、职业、宗教等)的群体。在这些群体中,既有高、基层之分(中华民族整体可视为高层,中华民族内各民族和不同归属的其它群体系基层),也有核内、外之别(政治领导群体为核心群体,中华民族内各民族及其成员为核外群体),只是人们在论及民族向心力对象时,更多地是从核内外的角度着眼。社会实际也强化了人们的这种认识:政治领导核心群体是国家、民族的主导:中华民族的社会制度由领导者制定,中华民族的发展道路由领导者选定,中华民族的发展模式由领导者设置,领导核心是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全权代表。研究者认定中华民族的向心对象是领导核心,正是基于这一意义。

   其二,沿袭了“中国古代强调的向心,主要表现在‘忠君’上”[ 肖君和《华魂第一卷:中华民族凝聚力》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3年5月第1版第178页。]的传统观念。在家国同构的中国古代社会,“朕”即国家,忠君即忠于国家。忠君,是君主专制政治体制中处理君臣关系的最高道德规范。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论语·颜渊》。],“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论语·八佾》。]等是也。司马光强调“臣之事君,有死无贰”[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二九一。],把忠君的观念推向极致。历代统治者都是将忠君与爱国相提并论,以使臣民在忠君爱国的政治道德追求中维护统治者的地位。中国绝大多数古典爱国主义者都是以保卫一家一姓的王朝、忠于朝廷、维护君主制权威为宗旨的。

   其三,向心源于认同。有些人(特别是华侨华人)有很强的“根”意识,他们向心于中华民族,却不一定都向心于中华民族的领导核心。这就告诉我们,民族成员向心于代表民族整体利益的领导核心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是:代表民族整体的领导核心应具有先进性和为民性,具有驾驭力和调控力,具有吸引力和感召力。惟有这样,民族成员才会真诚地向心于它。如果不是这样,民族向心力就会减弱、消失,甚而出现离心力。今天,正因为中华民族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能切实维护中华民族利益,能努力推进中华民族发展,能积极谋划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美好未来,所以,中华儿女都能认同她,爱戴她,拥护她,支持她。从终极意义上看,人民群众向心于中国共产党,实质上就是向心于中华民族整体。换言之,民族成员在向心于民族整体的同时,也会向心于其领导核心。

   另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作为核外群体的人民群众是受制约者,同时又是制约者:“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孔子家语》。],核心群体必然也必须向心于核外群体。

   基于以上认识,对于中华民族向心力似当这样定义和理解:中华民族向心力是指全体中华儿女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认同、归属、依附、融入的一种力。中华儿女的向心对象是中华民族整体,其中,核外群体既向心于中华民族整体,也向心于领导核心;核心群体既向心于中华民族整体,也向心于人民群众。

二、核外群体的“向心”信念

   

   民族向心力是受制于民族吸引力的:吸引力越强,向心力越大。在中华民族百年的近现代史中,各种政治力量在政治舞台上奋斗、博弈。其中,许多势力昙花一现,成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过客。最终,泱泱中华,中国共产党力主沉浮,成为中华儿女拥戴的政治核心。为什么?因为,中国共产党真诚地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中华儿女在真诚地向心于中华民族整体的同时,真诚地选择中国共产党为中华民族的领导核心。

   近90年的历程表明,中华民族整体的吸引力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其领导核心释放出来的,中华儿女的向心力很大程度上是对代表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所具有的吸引力的回应。南昌起义枪声响亮,百团大战气势恢宏,天安门广场礼炮轰鸣……中国共产党胸怀救国救民的崇高理想、肩负开天辟地的历史重任,带领中华儿女浴血奋斗、不屈不挠,先后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实现了中华民族之独立,中国人民之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从此不再受侵略和欺凌,人民从此不再受奴役和剥削,中华民族的新纪元就此开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实现了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艰苦奋斗,白手起家,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改革开放以来,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更是让全球瞩目,令世人赞叹。事实一再表明: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今天的中国。中国人深切地感受到:跟共产党走,人民才会幸福,民族才会振兴,国家才会富强,因此紧密地凝聚在党的旗帜之下,信心百倍地和共产党人携手并肩:建党初期,正是有识之士的纷纭加盟,使得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建国初期,正是人民大众的鼎力支撑,使得一穷二白的中国能傲立于世界东方;改革开放时期,正是人民群众的广泛参与,使得地球上出现了令人瞠目的“中国速度”与“中国奇迹”。正因为人民群众真心实意地认同、拥戴、支持中国共产党,所以,党所领导的事业虽有坎坷,却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毋庸讳言,党在其奋斗历程中也犯过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这并不构成对党的毁灭性影响,人民群众不会因噎废食。人所共知,犯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人的认识是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对社会主义的认识也是如此。新中国成立后至十一届三中全会前,正确与错误、成功与挫折错综交织的复杂情况,正是我们党刚踏上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时艰难探索的真实反映。作为中华民族认识实践的代表,中国共产党在探索适合中国国情发展道路的过程中,在取得成就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犯错误。虽然,这些错误并非都不可避免,但即使犯了本可避免的错误,也是符合人的认识规律的。我们这样说,并不是替党所犯过的错误辩护,不是说我们的党所有的错误都是应当犯的。我们只是认为,在探索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的过程中,犯错误本身是不可避免的。犯了错误不要紧,只要能改正错误。

善于发现自己的错误、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勇于改正自己的错误,这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的特质。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说伟大、光荣、正确,不是说她永远不犯错误,而是犯了错误能自己检讨、自己纠正。中国共产党有自我批评、自我纠错的能力,这是她的重要执政能力之一。“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过去犯过‘文革’那样的错误还能得到人民的支持?为什么中共没有像苏东有些政党那样垮掉?为什么中共能领导中国发展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为什么中共能实现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结合?”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副主任谢春涛在2011年6月22日中国记协开办的“新闻茶座”与中外记者交流时提出了如上问题。他说,世界上几百个政党,除中国共产党外,建党时间长达90年、连续执政超过60年的政党已找不到了。为什么这样一个年龄已经很大的政党能依然保持生机和活力?他认为原因很多,而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共是一个善于总结经验的党,包括成功的经验和错误的经验。“特别是总结错误的经验会带来更大进步。邓小平就是总结‘文革’的负面经验才领导中国人民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的”。我们党就是在纠正失误、总结经验教训的过程中不断深化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执政规律的认识,从而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上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飞跃。

   不可回避的是,今天,我党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发展民主政治、社会和谐稳定、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和平发展、廉政建设等方面面临着巨大挑战。即使我们的党还存在着一些党员的先进性不够、一些干部执政水平不高、一些基层领导为民意识不强、一些领导干部存在腐败问题……中国人民仍然坚定地向心于中国共产党。这是因为,人民坚信,中国共产党有能力应对挑战,纠正错误,一定能继续倡扬伟大、光荣、正确,永葆生机和活力。

   

三、核心群体的“向心”要求

   

   中华民族领导核心的向心对象是中华民族整体,中华民族的主体是全体中华儿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人是全体人民群众。“民之所欲,天必从之。”[ 《左传·襄公三十年》。

(作者系广东中华民族凝聚力研究会副秘书长、教授)]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从这个角度上看,作为中华民族的领导核心,其向心力应该落实到中华民族的主体——中国人民身上。

   历史证明,作为中华民族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历来坚持群众观念,有较强的“人民至上”意识。这是因为——

   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任务决定了党的根基在群众、党的血脉在群众、党的力量在群众、党的发展在群众。深谙此道的中国共产党自成立始就宣布: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党的根本任务是为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而奋斗,党的最终目的是消灭一切剥削制度,使全人类彻底解放。在革命战争年代,为了推翻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共产党人冒弹迎锋,前赴后继;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为了改变人民贫穷困苦的生活,共产党人带领民众移山填海,改天换地;在改革开放新时期,党明确指出:要把“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归宿;反复提出:必须始终把体现人民群众的意志和利益作为我党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始终把依靠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作为我党推进事业的根本工作路线;再三强调:必须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必须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知民之所想,察民之所虑,亲民之所爱,为民之所急,这是中国共产党坚定不移的工作方针。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中国共产党与人民群众结成了血肉相连、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亲和关系。这种关系是我们战胜一切困难、夺取胜利的关键。今天,我们正在建设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一项前无古人的艰巨复杂的伟大事业,中国共产党是这项事业的先锋队,人民群众是这项事业的主力军。而“先锋队只有当它不脱离自己领导的群众并真正引导全体群众前进时,才能完成其先锋队的任务”(列宁语)。从这个意义上看,领导力是一种获得追随者的能力。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是密切地联系群众,真诚地代表人民,充分地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党唯有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这种领导力,才能像磁铁一样赢得人民群众的向心力;才能“把党的正确主张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进而增强国家的凝聚力,使民富国强。

   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的党面临着许多严峻考验,其中两个方面的考验尤为关键。一是党在执政过程中如何更好地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中国共产党由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所组成,工人阶级的特性决定了共产党不仅要代表全体工人阶级的利益,而且要代表全体劳动人民的利益。因此,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党重要的内在规定。纵观中华民族发展史,不少政治组织和政治集团,在夺取政权阶段,其政策主张或多或少代表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如明末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和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最初都是代表了人民群众利益的,但在取得政权之后,就忘乎所以,不再代表群众的利益了,最终失去人民的支持而失败。当前,我国正处在大变革大转型大发展的关键时期,社会利益日趋多元,群体关系日趋复杂,党的政策措施应当正确反映并真正顾及不同群体的利益。近年来,我国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尽管这些事件的诱因各不相同,有一点却是共同的:没有处理好群众的切身利益问题,导致矛盾激化。在当前这个社会矛盾凸显的特殊时期,恭听为民之言,悉定为民之策,力谋为民之事,满腔热情地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以赢得民众对党和政府的真心拥戴,是关键。“得人者昌”,“众心成城”。只有让党的吸引力与民众的向心力呈现出越来越大的“磁场效应”,中华民族凝聚力才会不断增强,我们的事业才能蒸蒸日上。

   二是党在执政过程中如何防止权力延伸到市场经济资源的竞争中去,也就是如何反腐败的问题。党员干部的腐败,涉及党风问题,是群众意见最大、反响最强烈、最影响吸引力和最制约向心力的社会问题。处于新时期的中国,需要党的坚强、智慧,也需要党的伟大、正确。党员是党的细胞,是党的窗口,是党的旗帜,民众往往会通过对一些党员行为的观察来判断党的形象并决定自己的向心走向。增强国家的凝聚力,就应增强民众的向心力;增强民众的向心力,就应增强党的吸引力;增强党的吸引力,就应要求每一位共产党员,特别是党员干部严格自律,以有效的方式增强抵御各种腐朽思想侵蚀的能力,把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作为自己的根本宗旨和行为准则,以实际行动切实增强党的吸引力。

   结论:中华民族向心力的主体包括两个层面:核心群体(领导群体)和核外群体(人民大众),二者的向心对象都是中华民族整体。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忠实代表,所以,中华儿女在向心于中华民族整体的同时,当向心于中国共产党;因为中华儿女是中华民族的主体,所以,中国共产党在向心于中华民族整体的同时,当向心于人民群众。在当代,核外群体须进一步增强“向党”的坚定性,核心群体须进一步强化“向民”的自觉性。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双向互促,是增强中华民族吸引力和向心力乃至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关键。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