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学术成果
第四章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系统结构
2014-11-04 15:26:07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第四章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系统结构

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一个由多股力量、多类主体、多种形态组合而成的复杂系统。从合力的角度看,有民族整体对民族成员的吸引力、民族成员对民族整体的向心力、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三股力量;从主体的角度看,有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凝聚力三种类型;从观念的角度看,有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三大形态。这三股力量、三类主体、三种形态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相互辅助,相互促进,形成了具有层次性和整体性、包含性和兼容性、开放性和可塑性的中华民族凝聚力。

第一节 结构的基本要素

一、三股分支力量

(一)民族整体对民族成员的吸引力

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一种由民族整体对民族成员的吸引力、民族成员对民族整体的向心力、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构成的合力。在中华民族这个“多元”的有机整体中,“56个民族是基层,中华民族是高层”(费孝通《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作为整体,作为“高层”,中华民族对各民族及其成员始终具有一种吸引力。这种吸引力来自中华民族的血缘根系、地理资源以及文化、经济、政治等方面的因素。

中华民族有着同宗共祖的“根”意识。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虽然少数民族与汉族并非完全同一血脉,但是,许多少数民族都认为自己和汉族有着共同的祖先。如,建立后汉政权的刘渊本系匈奴人,却认汉人刘邦为太祖;建立北魏的拓跋珪本是鲜卑人,却自认为是黄帝后裔;苗、侗、白、彝、瑶、布依、纳西、拉祜等民族,都将盘古看作自己的祖先;壮、黎、水、畲等民族则说自己是伏羲之后……一些渗透着家族关系模式和行为规则的社会群体(如同籍、同乡、行会以及师徒关系等)也是这类血缘“拟制”的产物。力图将血缘关系推至全社会,是中华民族特有的观念,它令中华儿女把中华民族当成自己的家。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这在中华民族是亘古不渝的,爱乡爱家,情系桑梓,落叶归根,魂系故里,就是这种“根”意识的反映。

中华民族有着辉煌灿烂的传统文化。众所周知,中华民族有素称发达的农业和为农业生产服务的天文、历法及农书,有先于欧洲、在世界工业史上独占鳌头的四大发明以及铸铁、炼钢技术,有一批伟大的科学家、医学家、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有各类各种博大精深、浩如烟海的文化典籍……中华传统文化既有源自黄河流域的华夏文明,也有异彩纷呈的少数民族文化因子。各民族文化相互交流融合而形成的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辉煌灿烂、魅力无穷,它使得各族人民无比自豪,它吸引各族人民紧密凝聚。

中华儿女有着共同的地域、共同的生活和共同的奋斗目标。在中华儿女的共同家园——中华大土地上,大自然聚集了无与伦比的神奇与灵秀,令中华儿女心驰神往,无比眷念;不同地理环境所形成的不同经济区域,令不同生产方式的民族在生活上互为补充,相依相辅;由弱渐强、总体向上的社会经济发展态势,令中华儿女满怀信心,无比振奋;而振兴中华、富强祖国的目标和愿景更是吸引着中华儿女为之奋斗,为之奉献……共同的地域、生活和奋斗目标使得中华民族具有强大的吸引力,能把全体中华儿女(包括华人华裔)紧紧地吸聚在一起。

(二)民族成员对民族整体的向心力

向心力,本系物理学概念,是描述质点(或物体)作曲线运动时指向曲率中心的力。这里所谓“民族成员对民族整体的向心力”,属社会学概念,是指中华民族大家庭内各民族及其成员对民族大家庭的认同、归属、依附、融入的力量。

中华民族是一个各民族认同的整体民族。秦汉时期,中华民族实体已初步形成,汉族的核心地位已初步奠定,这时的汉民族成员已产生了对中华民族整体的认同、归属和依附。随着各民族之间经济交流和文化融合的加强,周边少数民族也开始认同居于先进地位的中原汉文化,并逐渐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清代流亡于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的土尔扈特部17万人,冲破阻挠,历尽艰辛,最终回归祖国,正是少数民族向心于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有力例证。中华民族形成“多元一体”的格局,有一个从分散的“多元”结合成有机的“一体”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各民族都发挥了积极的向心作用,“多元一体”是中华各民族成员发挥向心作用的必然结果。由“多元”结合成的“一体”,是各民族认同的中华民族整体。

中华民族“忠于君主”、“忠于社稷”的观念由来已久,根深蒂固,“向心于祖国”、“向心于党”、“向心于中华民族”就是这种观念的延伸和转化。当然,用于社会学领域的“向心”一词,其内涵并非物理学概念的刻板式横移,而是有了符合实际的特有的社会内容:既指向中心,如“向心于祖国”、“向心于中华民族”,又指向核体,如“向心于中国共产党”、“向心于中央政府”。核体是领导集团。领导集团是民族、国家的主导,是民族、国家整体利益的代表,民族成员在向心民族整体的同时,也必然会向心于能够代表该民族整体的领导核心。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华儿女的向心对象既指中华民族整体,也包含领导核体。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民族成员向心于该民族的领导核体是有条件的,即:代表民族整体的领导核体应具有为民性和先进性,能真心实意地代表本民族的整体利益,能审时度势地制定正确的政策和措施,并能为之实现而不懈奋斗。否则,民众对其向心力就会减弱、消失,甚至出现离心力。这是被中华民族历史反复证明了的规律。

(三)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

民族亲和力,是指民族与民族之间因关系和谐亲密而形成的一种力。在社会生活中,因关系和谐亲密而形成的亲和力不仅存在于个体的民族之间,而且存在于一切社会群体(家庭、邻里、社区、政党、阶层、宗教组织等)之中,或称之为民族成员之间的亲和力,抑或称之为社会亲和力。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有着许多对社会亲和力的形象表述,如:“家和万事兴”、“亲不亲,故乡人”、“远亲不如近邻”、“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和衷共济,同舟共进”、“相敬如宾”、“相濡以沫”……这些都充分显示了中华民族真诚、善良、豁达、宽容、尊重、互助的民族品格。有了这种民族品格,就有了亲和力。

中华民族亲和力与其优秀传统文化所具有的亲和因子紧密相连。儒家思想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思想、主流文化,其创始人孔子提出了“和而不同”观,并特别强调“礼之用,和为贵”以及“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的“中庸之道”。在这种思想主导下,中华民族强调人员之间、地区之间、宗教之间、文化之间、民族之间、国家之间乃至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相处的和谐之道。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尚仁爱”、“泛爱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等思想,对于建立团结、融洽、亲和的人际关系有着重要作用。

中华民族是一个崇尚整体、重视整体的民族。自古而今,中华儿女都把整体的利益看得至高无上,强调小我服从大我、个人利益服从整体利益的处事原则,推崇悉心奉公、公而忘私的处事态度。与西方民族所奉行的张扬个性、追求自由相比,中华民族所共有的整体至上意识显得十分突出。在这种整体观指导下,中华儿女讲求道义,关心他人,注重群体荣辱,追求整体利益的最大化。这种观念与行为一旦转化为民族整体意识,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亲和力。

二、三个主体类型

(一)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

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一种巨大的社会群体凝聚力,释放这一巨大社会群体凝聚力的主体,是全体中华儿女。从主体结构看,中华民族凝聚力是由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和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构成的。其中,社会各层面群体凝聚力的形成大体有以下几种类型:

血缘凝聚力。专指由血缘关系建立起来的凝聚力,如家庭凝聚力、宗族凝聚力等。作为社会的细胞,家庭是建立在婚姻和血缘关系基础上的共同生活、亲密合作的最小的社会群体。中华民族由千千万万个家庭构成,中华民族凝聚力亦由千千万万个家庭凝聚力构成。家庭凝聚力的形成和增强,最重要的是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在家庭成员之间建立起互爱互尊、互信互帮、互商互谅的关系。家庭血缘关系的延伸是宗族,又称宗亲,通常是指同一父系祖先的若干直、旁系后裔所结成的亲属或群体,其凝聚力是家庭特征扩大化的血缘凝聚力。

地缘凝聚力。专指由地理关系建立起来的凝聚力,如邻里凝聚力、社区凝聚力等。在农业文明时期,人们守望相助,共同协作,邻里关系十分必要。中华民族是一个农业民族,农民占总人口的70%—80%,邻里凝聚力的增强对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增强具有重要作用。社区,是人们进行社会活动、具有共同文化维系力和一定互动关系的区域。除了一定的地理条件(共同聚集在某地域)之外,社区群体凝聚力的形成和发展,主要依赖于共同的生活、共同的需求、共同的利益以及共同的文化习俗和共同的行为规范等。由此所形成的社区凝聚力,是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不可或缺的部分。

业缘凝聚力。专指人们为了达到某种职业目标在共同活动中所形成的组织凝聚力,又称社会组织凝聚力。在当代中国,社会组织一般分为经济组织、政治组织、文化组织、群众组织、宗教组织五种类型。这五种类型的组织又各自包含着相应的其他社会组织。例如,经济组织有企业、公司、工厂、商店等,政治组织有中国共产党、各民族党派及其办事机构,文化组织有学校、书店、出版社等,群众组织有工会、妇女联合会、各种行业协会等,宗教组织有宗教协会、教务委员会、教团等。这些社会组织的凝聚力是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各个体民族自身的凝聚力

中华民族由56个民族所组成,其中任何一个民族都是相对稳定的人类共同体。56个民族无论大小,都有相对的内部统一性和稳定性,因而有其自身的凝聚力。如,中国境内的苗族民众散居在不同的地方,说着不同的方言,但他们的民族凝聚力非常强大。历史上,当苗族同胞受到统治阶级或异族压迫而被迫反抗以至举行起义时,他们常用鹅毛信传递信息。鹅毛信所到之处,千里赴义的苗族同胞一聚就是几万、几十万,充分凸显其民族凝聚力的强大。苗族的这种情况,在其他少数民族那里也很常见。

中国西南地区聚居着众多的少数民族,这些民族通常都有自己的语言、风俗习惯、民族感情、民族意识。虽历经沧桑,不断演化,他们在心理、意识、习俗却常保留着自己的特点和传统,始终有其自身稳固的凝聚力。生活在西北、华北、东北广大地区的满族、回族及东南沿海的畲族,即便他们的语言和生活方式与汉族已经没有根本区别,但他们仍然保持着自身的民族特点、民族意识和民族精神,并以此作为独特的民族存在着,繁衍着,发展着。任何民族,只要其存在,就必然有自身的凝聚力。现有的中华56个民族概莫能外。

民族凝聚力产生的前提条件是民族认同。值得注意的是,处于复合民族中的各个体民族的民族认同应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对本位个体民族的认同,二是对民族大家庭的认同。也就是说,中华各民族成员要有对自己既作为单一民族成员身份又作为中华民族这个复合民族成员身份的双重认同。这种双重认同,是个体民族凝聚力和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形成的重要条件。

(三)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

在中华民族凝聚力三类主体要素中,居于高层的是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即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凝聚力。中华民族大家庭及其凝聚力,有一个萌芽、形成、发展的历史过程。正如费孝通所言:“在相当早的时期,距今三千年前,在黄河中游出现了一个由若干民族集团汇集和逐步融合的核心,被称为华夏,像滚雪球一般地越滚越大,把周围的异族吸收进入这个核心。它在拥有黄河和长江中下游的东亚平原之后,被其他民族称之为汉族。汉族继续不断吸收其他民族的成分而日益壮大,而且渗入其他民族的聚居区,构成起着凝聚和联系作用的网络,奠定了以这个疆域内许多民族联合成的不可分割的统一体的基础,成为一个自在的民族实体。”中华民族这个自在的民族实体始终具有整体的凝聚力。

崇尚团结、力主统一的民族品格铸就了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据统计,从秦始皇统一以后的2000多年计算,中华民族有85%的时间是统一的。在中华大地上,分裂,统一,再分裂,再统一,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像中国这样在统一帝国分裂后,经过不长历史时期,又能重新走向新的统一,最终确立起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而促使中华民族由分裂走向统一的,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中华民族凝聚力。中华儿女始终不渝的崇尚团结、力主统一的民族品格,是铸就这一力量的必要条件。

爱国为国、自强不息等民族精神强化了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在古代,苏武、屈原、岳飞、文天祥等先贤,都曾留下感人至深的爱国佳话;在近代,各族人民浴血抗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斗争,都浓墨重彩地张扬了爱国为国和自强不息的品格。在当代,爱国为国、自强不息等民族精神在增添新的时代内容后,已成为中华民族的巨大精神财富,它使得全体中华儿女在任何危机和灾难面前,都能最大程度地上下同心,相濡以沫,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它激励中华儿女继往开来,开拓创新,成就伟业。旅居海外的华侨华人,同样心系民族大家庭,为了祖国的发展和振兴,他们或舍生忘死,或慷慨解囊……由此足见,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的核心柱。

三、三种观念形态

(一)民族共同心理

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一种以观念形态蕴藏于民族成员之中的力量,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是其基本内容。所谓民族共同心理,是指一个民族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所有成员共有的心理状态。从社会心理学、文化人类学的角度看,民族共同心理是在特定的自然条件、地理环境之中形成的种族的生理体质特征,以及在漫长的历史过程和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形成的由种族的心理气质特征所构成的民族性格、民族气质和民族感情,是该民族社会经济、生活方式以及地理环境等特点在民族精神层面上的反映。它往往通过民族的精神文化表现出来,如语言文字、文化艺术、社会风尚、生活习俗、宗教信仰及其民族成员对祖国、人民的热爱和对故国、乡土的眷恋等。

由特定的地缘关系、血缘关系和文化模式所形成的民族性格、民族气质、民族感情,是该民族全体成员文化上的认同倾向和民族归属感的体现。民族共同心理具有很强的生命力。随着社会发展,有些民族的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甚至民族共同语言等特征都已发生了变化,但他们的民族共同心理却明显存在,成为维系该民族的重要因素。在中华大地上,不仅汉、藏、蒙、回、满等各民族有自身的民族心理,而且中华民族的全体成员都有着共同的民族心理。例如,对中华民族始祖炎、黄二帝的崇敬与景仰之心,对中华民族图腾“龙”的崇拜与虔诚之意(作为一种文化象征,“龙”不仅存在于汉族的传统文化之中,而且在少数民族的神话中也不乏见。在与华夏文明发祥地相距甚远的云贵高原,大多数少数民族,如彝族、傣族、苗族、纳西族、德昂族、布依族等的原始意识中也都交织着“龙”的情结)。中华民族共同心理的内涵是丰富的,有层次的,对血缘根系的崇敬与虔诚,对大好河山的热爱与眷恋,对传统文化的自豪与自信,对中华一统的坚持与坚守等,都是中华民族成员的共同心理。这种共同心理,是中华民族凝聚力产生的重要基石。

(二)民族自我意识

民族的确立,在于其有一定的统一性以及不同于其他民族的特点。这个特点最显著的就是人们的民族自我意识。民族自我意识,是指一个民族对于自己以及对自己与周围关系的认识。所谓要有“民族意识”,就是要既使本民族成员相互亲近、结为一体,又使本民族成员与他民族成员相区别。民族自我意识对民族成员个体很重要,对民族共同体同样很重要。任何一个民族,如果其全体成员都能自觉地意识到大家同属一个共同体,那么,他们在感情上会感到亲切,行动上容易互相亲和,相互协调;如果其全体成员都能够自觉地意识到本民族的特质与尊严,有了民族自我意识,就会团结一致、共谋发展。

尽管民族自我意识要通过民族成员——个体的具体反映和认识来表现,但并非民族成员个体的所有意识都是民族意识。只有那些能综合反映和认识自身民族生存和发展及其特点的、在该民族成员中具有普遍性并广泛流行的意识,才能从民族成员个体的认识升华为民族整体意识。换言之,民族自我意识不是民族成员的任何个人意识,而是民族成员对本民族自身的整体意识。

对于任何一个民族来说,民族自我意识是该民族能成其为一个民族的最基本的要素。对于中华民族而言,这种基本要素突出地表现为各民族“同根共祖、同胞一体”的观念。据典籍记载,不仅汉族以“三皇五帝”为远祖,而且北方许多少数民族也把“三皇五帝”尊为自己的远祖。这就说明,在各族先民中早已形成了“同根共祖”意识。这一“同根共祖”意识又伴生出“四海之内皆兄弟”、“民吾同胞”的“同胞一体”意识,许多少数民族都有“夷汉一体”、“万里边民亦国之赤子”的观念。将突破了血缘、地缘关系的“同胞一体”意识泛化到政治、经济、文化层面,就把同在中国地域上生存发展的世居民族、外来民族以及跨境民族都包容在内。这是中华民族不同于世界其他民族的一个重要民族意识特质。正是有了这种民族意识特质做基础,中华民族才有强大的凝聚力。

(三)自觉的民族精神

所谓民族精神,是指一个民族历史地形成的、为多数成员所接受和奉行的思想、观念、原则。辩证地看,民族精神应是一个中性概念,包括积极、优秀、进步、精粹的一面,也包括消极、落后,甚至粗俗、劣根的一面。前者是民族优良传统,是民族的脊梁。从我们把民族凝聚力定性为正向力量的角度看,作为组成其观念结构要素的自觉的民族精神,应是民族的优良传统,是民族的脊梁。从这个意义上谈论作为民族凝聚力观念结构的决定性要素,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在长期的共同生活和社会实践基础上所表现出来的富有生命力的优秀思想、高尚品格和坚定志向的集中体现,是该民族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集中体现,对民族成员起着激励、引导、规范作用,对民族和所在国家的发展起着支撑、推动、促进作用。任何民族、国家要兴旺发达,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有高昂的民族精神。有了昂扬奋进的民族精神,就能够凝聚力量,战胜困难,实现理想。

中华民族精神是一个思想体系,是历史性和时代性的有机统一体,它植根于中华民族数千年绵延不绝的优秀文化传统之中。在5000多年的发展中,中华民族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爱好和平、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中华民族精神有着不同的时代内涵。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具有民族性、时代性和先进性的革命精神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主体,它具体表现为红岩精神、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等;新中国成立后,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艰苦创业、改革创新、自强不息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主体,它具体表现为大庆精神、两弹一星精神、青藏铁路精神、抢险抗灾精神……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内涵深刻、与时俱进的民族精神,中华民族才能凝聚力量,饱经沧桑而不倒,历经磨难而不亡,始终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第二节 结构的内在关系

一、相容交叉

(一)结构类型和要素呈多元状态

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是多类型(合力结构、主体结构、观念结构)、多要素(民族吸引力、民族向心力、民族亲和力、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各个体民族自身的凝聚力、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的。这些类型和要素并非冰炭不能同器,而是多元并存的。正是这些多元并存的结构类型和要素相互联系、相互渗透,相互辅助、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相互促进,形成了中华民族凝聚力。

值得一提的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要素虽是多元并存,却并非始终呈现良好状态,而是会有“荣”和“损”的时候,并且会出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况。因为,民族吸引力的强弱决定民族向心力的强弱;社会各层面群体凝聚力和个体民族凝聚力的强弱决定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的强弱;民族共同心理和民族自我意识则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自觉的民族精神。所以,结构类型和要素多元并存的状态,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状况。

结构类型和要素的多元并存告诉我们,要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就应该从优化其各结构类型和要素入手。要优化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类型及其要素,重要和必要的是做好各种“强化”工作。基于此,强化民族吸引力、向心力和亲和力,强化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各个体民族自身的凝聚力和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强化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和自觉的民族精神,就成了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要旨和主题。

(二)结构类型和要素呈相容状态

首先,相同类型的结构要素是相容的。就合力结构而言,民族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三者并行不悖,相辅相成:有了民族整体的吸引力,就有民族的向心力;民族亲和力增强了,就既为民族向心力的增强创造了有利条件,也为民族凝聚力的增强打下了坚实基础。从主体结构看,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56个民族自身的凝聚力和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具有交叉关系,因而这三类主体凝聚力是相容的。在观念结构中,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三者互相渗透:心理、意识是精神的基础,精神是心理、意识的提炼与升华,它们也是相容的。

其次,不同类型的结构之间也呈相容状态。主体结构的任何要素都包含着合力结构的要素,即无论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各个体民族自身的凝聚力,还是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都包含着民族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因为凝聚力是由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构成的合力);而合力结构类型的凝聚力和主体结构类型的凝聚力又都是建立在观念形态要素(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和自觉的民族精神)的基础之上的。换言之,对于由三种观念形态引发的民族凝聚力来说,其合力结构要素(民族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必然会体现于主体结构的任何要素(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各个体民族自身的凝聚力、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之中。

相容,即相互包容,包容本身就是一种聚合。结构类型和要素的相容,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稳定和发展创造了条件。

(三)主体结构要素呈交叉状态

任何一个中华儿女既是某一家庭的成员,又可能是某一社会组织的成员,还是某一民族的成员,更属于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这种多重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中华儿女的身份处于交叉状态。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处群体的凝聚力的增强做出贡献,才能使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得到增强。如,某个人,既是家庭中的成员又是某学校的学生,既属某一民族成员又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分子,那么,对于其所在的家庭和学校,对于其所属的民族和整个中华民族,他(她)都应为凝聚力的增强而奋斗。正是因为人具有社会身份的交叉性,所以,中华民族就有了具交叉关系的不同群体的凝聚力。

群体凝聚力产生的基础是共同利益的追求。尽管,不同群体(包括家庭、社区、机关单位、政党、阶层等)的利益追求不尽相同,但他们却有相同的奋斗宗旨。发展、进步和民族复兴是所有社会群体的奋斗宗旨。任何社会群体要将这个宗旨变为现实,都必须用奋斗目标凝聚起自己群体的全部智慧和力量。中国共产党的最终奋斗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这与中华民族的民族复兴宗旨是并行不悖的。为实现这一目标,党制定了不同历史阶段的具体奋斗目标: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提出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民主共和国;全国解放后,提出“一化三改”[“一化三改”:中国共产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即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提出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现代化国家;新世纪新阶段提出的奋斗目标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华民族的最终奋斗目标和各个阶段具体奋斗目标都是以发展、进步为宗旨,与各社会群体的奋斗要求相一致的。中华民族的奋斗目标能否实现,直接关系到各社会群体的奋斗目标能否实现。这表明,中华民族凝聚力各主体的利益追求呈相容交叉状态。

二、相依互动

(一)主体要素相互依存

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与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相互依存,这种依存关系是整体与部分的关系。

系统论告诉我们,整体是部分之和,整体离不开部分;同时,部分居于整体之中,如果离开整体,就不再具有部分的功能。这表明,一方面,如果没有各社会群体和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就不可能有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如何发挥中华民族凝聚力作用的问题更无从谈起。另一方面,中华民族大家庭是各社会群体和各个体民族共同的家园,它的一切都与各社会群体和各个体民族息息相关,如果各社会群体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凝聚力的发展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发展要求相抵牾,那么,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就会削弱甚至消失。基于此,在探讨增强各社会群体和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时,应强调以不损害中华民族整体利益为前提,如果不是这样,就会发展成小团体主义、山头主义和狭隘的民族主义。

系统论还告诉我们,整体制约部分,整体的状况及其变化会影响部分的状态及其变化;反之,部分也会制约整体,在特定条件下,部分甚至会对整体起决定作用。据此,我们应该认识到,一方面,中华民族整体的状况会直接影响各社会群体和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状态,各社会群体和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状态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的强弱消长;另一方面,民族整体利益的代表——领导集团,对中华民族凝聚力(包括社会各层面群体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凝聚力)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自觉的中华民族精神对中华民族凝聚力则起着核心支柱的作用。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我们强调整体利益和局部利益应当兼顾,最终是为了增强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强调要坚持各民族共同发展,要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要大力弘扬优秀的民族精神,最终也是为了增强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

(二)观念要素相互渗透

首先,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三者是相互联系、相互渗透的。在《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中,涉及“民族心理”的条目就有“民族共同心理素质”、“民族性格”、“民族意识”和“民族感情”;而对“民族性格”、“民族意识”和“民族感情”三个词条的理解,又都要求“参见民族共同心理素质”。这表明,“民族心理”和“民族意识”以及从中升华出来的民族精神,在概念的外延和内涵上相互交叉、相互渗透:民族共同心理,是指一个民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凝结起来的所有成员共有的心理状态;民族自我意识,是指一个民族对于自己以及周边关系的认识;民族精神,则是指一个民族历史形成的、为自己多数成员所接受和奉行的思想、意识、观念、原则。民族意识、民族精神都或多或少带有心理的成分,与民族心理部分地重合。

其次,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有一个共性——都是观念形态,三者在精神、心理层面有相同相通之处,但着重点不一样:民族共同心理重在心理,是指民族成员对客观物质世界的主观反应;民族自我意识重在认识,是指民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凝结起来的自我文化认识;民族精神是民族心理、民族意识的一种哲学形态,重在思想、观念、原则等。任何民族、国家都会用自己的观念形态(或曰意识形态)作为形成“大众想法”或“大众共识”的基础。民族凝聚力观念结构中的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的首要特性就是大众性,它们都是“大众想法”或“大众共识”。因为,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不是个别人所具有的,也不只是某些人所具有的,而是民族全体成员所普遍具有的。有了全体成员普遍具有的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才可能有民族凝聚力。

(三)合力要素互动互促

民族凝聚力是以民族吸引力为前提,以民族向心力、亲和力为支撑的,这“三力”之间具有相互制约、相互促成的互动关系。

民族吸引力引发民族向心力。民族吸引力与民族向心力是一对矛盾,主要矛盾方面是吸引力。有民族吸引力,必定有民族向心力,反之亦然。如,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对少数民族实行“政治上平等相待,经济上大力援助,文化上加以扶植”的政策,这一极富吸引力的政策赢得了各少数民族极大的向心力,使得国内各民族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大团结。半个多世纪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所制定的一系列方针政策,更是让各民族生产力大发展,生活水平大提高,各民族在固边维稳、和谐教俗等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使得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凝聚力不断增强。

民族亲和力强化民族凝聚力。中华民族由多民族组成,民族关系的状况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强弱。从某种意义上说,民族凝聚力就是一种民族团结亲和力。有了民族的团结亲和,就有了民族的凝聚力。西汉前期之所以被称为中国封建社会的黄金时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民族亲和力十分强大。当时,西汉王朝与北方最强悍的游牧民族匈奴族建立了姻亲关系,与东南沿海的百越特别是岭南的南越国建立了臣属关系,张骞通西域后又与西域各民族建立了良好的兄弟关系。此时的汉族与周边各民族保持了和平、友好、稳定的联盟关系,民族亲和力增强了,中华民族凝聚力得以大大增强。

民族向心力、亲和力支撑民族吸引力。任何民族整体的吸引力,都需要其民族向心力和亲和力来维系和支撑。一方面,民族向心力与民族吸引力相互制约:没有民族吸引力,就不可能有民族向心力。没有民族向心力,就证明民族吸引力不复存在。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政府之所以在大陆倒台,就是因为当时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代表国民政府丧失了吸引力,因而也失去了民族向心力。民族吸引力是向心力的引发器,民族向心力则是吸引力的检测仪:一个民族的吸引力如何,完全可以从民族向心力的状况中找到答案。另一方面,一个民族如果失去了亲和力,就一定会产生内讧和内耗,那些有利于民族整体发展的决策和措施将无法贯彻落实。这就必然会使民族经济走向萧条,政治变得动荡,文化日趋衰落。一个民族,如果其经济萧条、政治动荡、文化衰落,是很难具有吸引力,也很难具有凝聚力的。

三、相形显要

(一)从合力结构的角度看

民族的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都是合力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或缺。相比较而言,民族吸引力更为重要、最具决定意义,它在与向心力和亲和力的联系中,起着基础决定的作用。

中华民族整体的吸引力来自血缘、地理、经济、文化、政治等构成要素,其中,血缘亲情、故土情思是中华民族整体吸引力形成和发展的自然因素,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是中华民族整体吸引力形成和发展的社会因素。没有血缘根系作为纽带,没有繁盛的经济、稳固的政治、繁荣的文化作为基础,中华民族就不可能产生强大的向心力,也不可能产生强劲的中华民族凝聚力。改革开放以来,中华大地上之所以会出现外商投资热、学子归国热、华侨华人寻根热以及不胜枚举的各种爱国举动,是因为中华民族具有很强的家园意识和爱国精神,更是因为民族的国家在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具有强大的吸引力。近些年来,涌动于全球的“中国热”、“汉语热”,就是有力的例证。

民族整体利益的代表者和民族进步的引导者是领导集团,领导集团的作用是具有决定性的。因为,领导集团是决策者,他们要审时度势,制定政策,组织实施,进行管理。领导集团是“先锋队”,“先锋队只有当它不脱离自己领导的群众并真正引导全体群众前进时,才能完成其先锋队的任务。”(列宁语)因而,领导力(Leadership)是一种凝聚民众力量与智慧的能力,更是一种能推动社会发展的能力。这二者,正是领导集团具有吸引力的具体体现,也是民族整体能够释放吸引力的关键。因而,领导者是吸引力的激发和引导者。领导力体现于社会各个层面,政府、军队、学校、公司……直至家庭,都可以看到领导力。纵观中华民族发展史,无论何时何地,中华儿女的向心力状况既是对中华民族整体吸引力,包括领导集团吸引力的一种检测,也是对中华民族整体吸引力,包括领导集团吸引力的一种回应。

(二)从主体结构的角度看

在主体结构的三个要素中,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居于高层。这不仅因为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是由社会各层面群体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凝聚力构成的,更是因为中华民族的主体中华儿女的永恒追求是要实现和维护中华民族的共同利益。

人类个体能凝聚成群体,最基本的动因就是有共同利益(经济、政治、文化层面的)。共同利益,是群体凝聚力产生的基础。人类不同群体有各自的共同利益:作为某家庭成员,其共同利益是本家庭经济、政治、文化方面的,为维护本家庭的共同利益,该家庭须凝聚起全体成员的力量;以此类推,作为某单位、某民族成员,其共同利益是本单位、本民族的经济、政治、文化层面的,为了维护本单位、本民族的共同利益,该单位或民族须凝聚起全员力量。中华民族是全体中华儿女(包括各种社会群体)的,其整体利益必然要体现民族各利益群体(包括社会各层面群体和各个体民族的共同利益)的要求,必然要有利于民族各利益群体的发展。惟其如此,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才能成为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利益。

正因为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既体现了民族各利益群体的利益,又超越民族各利益群体的利益,所以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是其全体成员的最高共同利益。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最高共同利益是至高无上的,是要全力维护的。因而,每当中华民族整体利益受到威胁时,中华儿女总是会不惜牺牲个人利益或小群体的共同利益,去捍卫中华民族整体的最高共同利益。发生在中华民族历史上的那些为了民族、国家或孜孜不倦,或锲而不舍,或废寝忘食,或舍生忘死的桩桩件件,就是明证。正因为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是中华儿女誓死捍卫的共同利益,所以,民族各利益群体的利益(包括各种社会群体自身的共同利益)的价值取向应尽可能与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趋同。

(三)从观念结构的角度看

民族共同心理,是任何民族能成其为民族的最基本的层面,是观念结构的基座;比民族共同心理进一层的是使本族人结为一体并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民族自我意识;民族精神则是民族心理、民族意识的理性提炼与高度升华。

民族精神是观念文化中最深层的部分。对于文化发展水平较高的民族,其民族精神在不同程度上已经自觉并表现在思想家的理论中。各民族的民族精神,一般都要通过本民族的哲学学说表现出来,或者说,思想家、哲学家一般都力图把民族精神以理论的形态表达出来,使之成为社会共识和认同。由于民族精神通常表现在思想家、哲学家的理论概括之中,因而,它具有高层次的社会指导意义。由于自觉的民族精神是为本民族大多数成员所认同与追求的理想、信念、价值取向,表现于民众的心理倾向与思想意识之中,因而,它又具有最为重要的实践意义。“中华民族精神就是中华文化得以整合的精神,中华民族得以凝聚和认同的精神,得以前进的价值目标和精神动力”。[ 伍雄武:《中华民族的形成与凝聚新论》,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65页。]

自觉的民族精神使中华民族得到了有力的支撑。中华民族灾难频仍。正是在征服灾害、对抗人祸的过程中,中华民族获得了强大的勇气、坚韧的意志和不屈的精神。这种勇气、意志和精神,镌刻于中华民族的精神史中,并且在灾难再度来临时赫然彰显。人们可以从上古时期中华先民的神话传说中读到与灾害抗争时民族精神的原型,也可以从近代史上读到中华儿女与人祸抗争时民族精神的典例,还可以从当今社会生活中看到中华儿女与天灾抗争时民族精神的再现。无论天灾还是人祸,展示给世人的,是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无数次地支撑起中华民族的巍巍大厦。

自觉的民族精神使中华民族获得了强大的动力。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物质生产在社会发展中起着决定作用,精神活动在人们改造客观世界的进程中具有动力功能。中华民族精神的动力功能,首先表现为凝聚作用:由纷争到聚合,由分裂到统一,中华民族的生存、统一得益于自觉的民族精神。其次是支撑作用:民族精神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支柱,在中华民族生存遇到困难、发展遭受挫折时,这种支柱作用显得尤为突出。第三是促进作用:由封闭到开放,由孱弱到强盛,中华民族的发展进步是高扬自觉的民族精神促成的。第四是导向作用:自觉的民族精神积淀在中华民族的生命机体中,起着指导思想和规范行为的作用。过去,中华民族能将一盘散沙铸造成铜墙铁壁,是因为她有自觉的民族精神;今天,中华民族强壮自身却不称霸于世界,是因为她是以自觉的民族精神作为价值导向和行为规范的。中华民族的发展史表明,自觉的民族精神始终激励着中华儿女,使之不仅能促使自身的迅速崛起,而且能为世界文明做出应有的贡献。

第三节 结构的总体特点

一、层次性与整体性

(一)结构的层次性

任何系统都是由其组成成分按一定方式组合起来的,各组成成分都有一定的排列次序。体现着一定排列次序的各组成成分必定会反映出不同的组合关系,从而表现出不同的组合层次。“层次序列是一般系统论的主要支柱。”[ 贝塔朗菲:《一般系统论》,清华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25页。]因此,对于中华民族凝聚力这个系统而言,层次性是其首要特点。

结构的不同类型决定了结构的层次性。一般来说,系统结构的层次可分为“横向结构”与“纵向结构”两种类型。就中华民族凝聚力系统而言,其结构层次的横向与纵向是由结构的不同类型决定的。在合力结构中,民族吸引力、民族向心力、民族亲和力基本上是横向的,其结构呈“横向类型”性;在观念结构中,民族心理、民族意识、民族精神是逐层递进的,其结构呈纵向性;由于作为主体的人的社会属性具有交叉性(既是家庭成员,又是个体民族成员,还是中华民族大家庭成员),所以主体结构的要素(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既为横向,又呈纵向。在中华民族凝聚力这个系统中,横向结构与纵向结构相互交叉、相互关联,形成了网络式的立体结构。网络立体结构联系的紧密与牢固,正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相对稳定的一个重要原因。

再则,结构要素的不同范畴决定了结构的层次性。无论何种系统,都有自己的层次级别及其基本范畴。如,在民族凝聚力观念结构这个系统中,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和自觉的民族精神属其基本范畴。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又都自成系统,即都各有属于自己的范畴:在民族共同心理这个系统中,民族性格、民族感情、民族习俗等属其基本范畴;在民族自我意识这个系统中,民族感觉、民族情感和民族情绪等属其基本范畴;在民族精神这个系统中,传统精神、时代精神属其基本范畴。民族性格、民族感情、民族习俗、民族感觉、民族情感、民族情绪以及传统精神、时代精神又都各自是一个独立的系统,都有其各自特定的基本范畴。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合力结构和主体结构也都是这样具有层次性的。

(二)结构的整体性

任何系统都具有整体性。系统整体性原理认为,系统是由若干要素组成的具有一定新功能的有机整体,各个作为系统子单元的要素一旦组成系统整体,就具有了新的系统的质的规定性,表现出整体的性质和功能不等于各个要素的性质和功能的简单相加,而是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所谓整体性,是指由相互关联、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各个要素或各个部分所组成的有机体所具有的整体功能。规定其整体性的,就是这个系统的内部结构。中华民族是一个复合民族,它的构成要素是多层面、多类型的。不同层面、不同类型的要素之间,有着相对稳定的联系方式和组织秩序。要素之间相对稳定的联系方式和组织秩序,导致中华民族凝聚力这个系统的整体性。以合力结构为例,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中华民族大家庭对56个民族及其成员的吸引力、各民族及其成员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向心力、民族及其成员之间的亲和力三者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相互作用而形成的一种整体力量。换言之,是民族吸引力、民族向心力、民族亲和力三者的相互关联、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相互作用促成了中华民族凝聚力这一合力、这一整体力。

再则,结构要素间的制约关系决定了结构的整体性。系统由要素组成,整体由部分组成。在系统中,要素之间相互制约会反过来制约系统;在整体中,部分之间相互制约会反过来制约整体。如,民族吸引力和民族向心力的状态必定会对中华民族凝聚力产生影响和制约(民族吸引力的强弱,会导致民族向心力的强弱,并进而导致民族凝聚力的强弱);社会各层面群体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凝聚力必定会对中华民族凝聚力产生影响和制约(社会各层面群体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凝聚力的强弱会导致民族整体凝聚力的强弱);民族共同心理和民族自我意识必定会对民族精神产生影响和制约,因为,民族精神是在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的基础上升华出来的。结构要素之间的制约关系告诉我们,只有使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要素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才能产生强大的整体效应。

(三)层次性与整体性的统一

系统的层次性犹如套箱,一方面,这一系统是上一级系统的子系统;另一方面,这一系统的要素由低一层次的要素所组成。根据层次性原理,中华民族凝聚力这个大系统的三个结构类型(合力结构、主体结构、观念结构),是其三个子系统,是三个低一级的层面。整体与其构成层面不可分离,一旦分离,整体就不复存在了。因此,要增强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必须从增强各社会层面群体和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做起;同时,增强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必须考虑如何顾及各社会层面群体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凝聚力的增强。另外,系统的整体性要求把整体理念落实到系统的各个层面并见诸行动;不同层面的组织则应在上述理念指导下为维护整体做出贡献。因此,中华民族整体中的任何系统、任何层面的凝聚力都应与中华民族的整体要求相统一。再则,层次性与整体性统一原理的一个基本要求是要发挥某些组成部分的特殊作用,以促进整体的发展。在民族凝聚力这个系统中,凝聚核体居引导、决定地位,民族精神有激励、支撑功能,因此,始终坚持领导集团的正确引导,充分发挥自觉的民族精神的支柱作用,是增强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尤为重要和必要的条件。

二、包含性与兼容性

(一)结构的包含性

包含性是凝聚力形成的先决条件。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包含性体现在同类结构要素之中,也体现在异类结构要素之中。

从同类结构要素看:在合力结构中,民族吸引力与向心力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却存在于同一问题之中,它们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不同方面(问题观察的不同角度、理论抽象的不同层面),因而,谈论吸引力,事实上包含向心力问题;谈论向心力,事实上包含吸引力问题。在主体结构中,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是各社会群体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凝聚力的总和。因而,前后者之间具有包含与被包含关系。在观念结构中,心理、意识、精神,都是人对客观世界的主观反映,只是侧重点不同:心理侧重于反映过程;意识侧重于反映结果;精神侧重于反映状态。意识是心理的综合,精神是意识的升华。心理、意识、精神的这种关系注定了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三者是相互渗透,相互联系的:民族自我意识建立在民族共同心理之上,自觉的民族精神建立在民族共同心理和民族自我意识的基础之上,民族凝聚力则建立在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三者的共同作用之上,其中,民族精神起主导作用。

从异类结构要素看:一方面,因为民族凝聚力是由民族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三者构成的,所以,主体结构的任何要素都包含着合力结构的要素,即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个体民族的凝聚力、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都是由民族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三者构成的。另一方面,人是力量的释放者,“三力”的释放主体是人。同时,因为观念形态产生于人的大脑,所以,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这三种观念结构要素的主体还是人。也就是说,合力结构要素、主体结构要素以及观念结构要素的主体是同一对象。

(二)结构的兼容性

兼容,即同时容纳几个方面的内容。结构的兼容性,是由系统相似性原理决定的。系统相似性原理指的是,系统具有同构或同态的性质,体现在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存在方式或演化过程中具有共同性。计算机术语中的兼容,是指软件之间、硬件之间或软硬件之间能相互配合。它们之间无需复杂的转换,就能共享相互间的信息资源。以此考量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它是具有兼容性的。

事实上,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几种类型之间无需复杂的转换,就能共享相互资源。如,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主体结构要素与合力结构要素是兼容的:主体结构的任何要素(社会各层面群体凝聚力、各个体民族凝聚力、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都具有合力结构的要素(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也就是说,家庭、社区、单位、民族、地区、政党乃至宗教团体自身的凝聚力,都包含着吸引力、向心力和亲和力。正是因为合力结构要素与主体结构要素是兼容的,所以,要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实际上既要增强民族的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也要增强社会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和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

再则,各层面群体的凝聚力、各个体民族的凝聚力、中华民族整体的凝聚力都是由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所激发的。换言之,中华民族凝聚力观念结构的三要素(民族共同心理、民族自我意识、自觉的民族精神)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于主体结构的任何要素之中。也就是说,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主体结构要素与观念结构要素也是兼容的。那么,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就存在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要注意强化观念形态要素,尤应弘扬自觉的民族精神。

(三)包含性与兼容性的统一

结构的包含性,是一种具有同一关系或属种关系的共性;结构的兼容性,则是一种具有差异性的共性。它们都体现在系统的结构功能、存在方式中。从结构的包含性与兼容性相统一的角度出发,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增强有两个问题不容忽视:其一,求大同。这个“大同”一是指各结构要素在目标理想上的大同,二是各结构要素在运动方向上的大同。只有各个体民族凝聚力和社会各层面群体凝聚力的目标、理想及其运动方向与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的目标、理想及其运动方向相一致时,才会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反之,就会阻碍、削弱甚至破坏中华民族凝聚力。所谓“求同”,既指要努力寻求正向的相同点,又指要努力扩大正向的相同点。其二,存小异。既承认中华民族凝聚力各结构要素的“和而不同”,充分重视并要求各要素在“异”中求同,又强调中华民族凝聚力各结构要素的相互配合,努力促成各要素的协调发展。所谓“存异”,既指允许“异”的存在,又指缩小“异”的差别,即允许和重视社会各层面和各个体民族自身凝聚力的存在与发展,更注重和强调中华民族整体凝聚力的发展与增强。

三、开放性与可塑性

(一)结构的开放性

中华民族凝聚力是一个开放性的系统。系统的开放性原理指出,系统具有不断地与外界环境进行物质、能量、信息交换的性质与功能。系统向外开放,是系统得以稳定存在的条件,也是系统得以向上发展(从低级向高级、从简单到复杂、从无序向有序)的前提。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开放性,主要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生发源——中华文化所决定的。

中华文化尽管有落后、僵化、腐朽的一面,但它是博采众长、兼收并蓄的文化,更具有灵活、开放,能进行自我调节、能获取新的生命力的一面。中华文化既是中华民族内部各民族文化的合流,又吸收了外来文化的因子。中华文化的繁荣发展,离不开内部各民族文化的繁荣与发展,也离不开与世界各民族文化的对话与交流。因此,弘扬中华民族自身优秀的传统文化,撷取世界其他民族的文化精华,让生发源始终保持良好的状态,是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必要条件。

英国著名学者贝尔纳说:“中国许多世纪以来,一直是人类文明和科学的巨大中心之一。”(《历史上的科学》)这句话充分表明,中华文化既具先进性,又具开放性。的确,中国的“四大发明”对推动世界历史进程贡献巨大;中国的“十进位制”是世界上最早的开平方、开立方法则;中国的祖冲之推算出来的圆周率是比西方早了一千多年的数值;世界上第一台观测天象的仪器(浑天仪)、第一台观测地震的仪器(地动仪)都诞生在中国。此外,在地理学、医学、陶瓷等方面,中华民族也做出了杰出贡献,影响了许多国家、地区和民族。作为生发源,中华文化不仅为不同历史时期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周边环境与国际环境,也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不断增强与发展奠定了开放性基础。

(二)结构的可塑性

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可塑性决定于其结构的重构要求。结构重构,是指系统由低层次向高层次调整构造。任何系统,都有结构重构的要求,结构的重构过程,也是结构自组织[ 自组织:系统按照相互默契的某种规则,各尽其责而又协调地自动地形成有序结构,是为自组织。]能力和行为的实现过程。研究者认为,“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具有很强的自组织能力。由于内乱、外族入侵或自然灾害等各种原因,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迭经破坏,但在破坏后,这种结构又重新修复或重构,恢复它固有的凝聚作用。这种自组织能力,在世界各民族中是无与伦比的。所以,中华民族在二千多年间,三分之二以上时间保持民族统一局面。”[ 马中柱:《试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及其特点》,《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第三次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96——297页。]这种自组织能力,是中华民族凝聚力能够保持其相对稳定的重要原因,也是其具有活力、能够向上发展的重要原因。系统保持相对稳定、要求向上发展的这种重构要求,决定了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具有可塑性。

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可塑性决定于与时俱进的需要。时代始终是在发展的,系统要存在,就必须适应时代的发展要求。时代不同了,社会条件、人们要求等都会发生变化,那么,与之紧密联系的民族凝聚力各类结构及其要素也一定会发生变化。这些变化,是外因与内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中华民族凝聚力各结构要素的外因条件和内因根据就是一个必然存在的实际问题,中华民族凝聚力各结构要素怎样才能与时俱进地调整和完善,也是一个必然存在并需解决的实际问题。基于此,注重研究人的思想和行为受外界影响的原因与机制以及外因对内因施加影响的条件与规律,是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三)开放性与可塑性的统一

开放性是系统自组织变化的条件,可塑性则是系统自组织再造的前提。系统

在与环境信息的交流中,要根据环境的实际情况做出反应、选择和调整,使自身获得新的发展,即系统的开放型与可塑性要达成统一。中华民族凝聚力这个系统也毫不例外。要使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开放性与可塑性能真正达成统一,必须注意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要有发展理念,要充分认识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开放调整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二是要有发展行动,要将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开放可塑变为创新再造。即既要持有积极稳妥的开放态度,也要付诸与时俱进的再造行动。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强调要发展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要强化民族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要促进文化认同、民族认同、国家认同,要遏制来自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离散因素等,都是为了实现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调整和完善,进而促进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不断增强。

阅读思考

1、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可分为哪三类,各类结构具有哪些要素?

2、中华民族凝聚力三种结构的内在关系如何?

3、怎样认识中华民族凝聚力结构的有关特点?

4、你认为应该如何优化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结构。

参考文献

1、孔庆榕、张磊《中华民族凝聚力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

2、[美]T﹒帕森斯:《现代社会的结构与过程》,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 年版。

3、陆学艺:《当代中国社会结构》,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

4、李拓:《新时期中国阶级阶层结构问题研究》,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2

年版。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