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学术成果
论“中国梦”的实现—兼论“中国梦”的实现与民族凝聚力的关系
2016-05-17 17:20:31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党的十八大前夕,美国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发表《中国需要自己的梦想》 (China Needs Its Own Dream),称中国需要一个有别于美国梦的梦想,“因为如果习近平带给中国正在兴起的中产阶级(3亿人,到2025年预计将增至8亿人)的憧憬与美国梦(大汽车、大房子和大家都吃麦当劳的巨无霸)一样,那么人类将需要再有一个地球”。尽管托马斯仅仅将“中国梦”定位于“将人民的致富憧憬与更持续发展结合起来”,但有关“中国梦”的提法受到中国大众的欢迎。2012年11月,在十八大刚闭幕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带领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参观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复兴之路》展览之后,提出了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中国的“中国梦”。随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又对中国梦作了全面阐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由此,“中国梦”成为了政治理论界(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热点问题。

然而,时至今日,对“中国梦”作提纲挈领式的大而全的研究的多,而对其某一面向作细致研究的少。 而且,由于“中国梦”内涵丰富,不仅关乎个人的财富、地位、荣誉梦,更反映了一个民族的文化背景和集体心理走向的大国梦和强国梦,因此实现“中国梦”较之于阐释“中国梦”更为困难。有鉴于此,本文尝试从国家战略的视角,探讨全面实现“中国梦”的具体路径,这包括:实现“中国梦”,首先要深刻理解“中国梦”的真实内涵,其次必须坚持正确的道路,再次要求执政党有更高的执政智慧找准工作的着眼点和着力点, 最后解决依靠谁和怎么干的问题。只有沿着这一路径去实践,“中国梦”才能最终“梦想成真”。

一、厘清“中国梦”的内涵:“富民”、“强国”、“民族复兴”的“三位说”

不少研究已表明,实现“中国梦”,首先要认真学习近平同志关于“中国梦”的论述,深刻理解其丰富的内涵和伟大的意义。笔者以为,在国家策略的语境下,“中国梦”不应局限为国与家的“二元说”,也不必细究为国家、民族、个人、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多角度的“多维说”, 而应以“三位说”的观点将其理解为“强国梦”、“民族复兴梦”和“富民梦”。这是因为,国家和民族是由被称之为“人民”的个体所组成,只有通过“中国梦”将中华民族和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与每个中国人的梦想相联系,“强国”、“复兴”和“富民”的中国梦才能实现; 同时, 无论从这个三个梦想之外的哪一维度去诠释“中国梦”, 归根结底还是“强国梦”、“复兴梦”和“富民梦”。因此, 以国家、民族、人民三个维度来厘定“中国梦”的“三位说”能够也足以反映习近平同志提出的“中国梦”内涵。

当然,“中国梦”通过三个向度展示的富民梦、强国梦和复兴梦之间既相互区别又互相联系。没有富民梦,强国梦、复兴梦的实现势必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没有强国梦,即便是实现了富民梦的中华民族也必然一盘散沙,不可能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没有复兴梦,富民梦、强国梦必然缺少前行的灯塔,摆脱不了形而下的物质属性。正如清华大学中国国情研究院院长、“中国学派”领军人物胡鞍钢所言, “人的梦和国家的梦、民族的梦是统一的、相互促进的。 没有国家强、民族兴,就不可能有人民幸福。国家强、民族兴根本上是要实现人民的福利最大化、幸福最大化”。三者的定位可以用一句话总结:富民梦是基石,强国梦是关键,复兴梦是目标,三者唇齿相依,缺一不可。

二、坚持实现“中国梦”的正确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实现“中国梦”必须坚持走中国道路,而这条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中共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指出,“道路问题关乎国家前途、民族命运和人民幸福。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关键看这条道路能否解决这个国家面临的历史性课题”。历史和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光明道路,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为了探索这样一条“复兴之路”,几代中国共产党人付出了巨大努力。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经过20多年艰辛奋斗,建立新中国,为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坚持走自己的路,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找到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成功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21世纪。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非经过不知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在新中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在对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它寄托着无数仁人志士的夙愿和期盼,凝结着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和亿万人民的奋斗与牺牲,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也是发展中国、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唯一正确道路。

进入21世纪,中共中央提出了伟大中国“三部曲”, 其中第一部曲是用20年时间(即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现在时间过半,任务完成也超额过半。这又一次让我们看到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 如今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又围绕着十八大核心目标系统地设计了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的总目标,并在“中国梦”的蓝图下继续前行。历史和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才能继续它的经济奇迹,第二部曲“再花30年时间,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全面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将以及第三部曲“在整个21世纪,一步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才能实现。

事实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引起全世界的瞩目和向往。《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其新书《世界又热又平又挤》的一章中就以“假如美国能做一天中国”为题写道:“如果需要的话,中国领导人可以为了维护国家长期战略发展的利益改变规章制度、标准、基础设施。这些议题若换在西方国家讨论和执行,恐怕要花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美国从1973年就开始了将汽油去铅的进程,但直到1995年才基本实现了全部汽油的无铅处理。而中国决定于1998年开始实行无铅化,1999年新标准已在北京地区试行,2000年实现了汽油无铅化。美国从1975年就着手制定汽车燃油经济性标准,32年后才取得重大进展。而在地球的另一边,中国于2003年开始将轿车、卡车的经济燃油标准提上议事日程,结果,该标准在次年即获得批准并于2005年开始实施。”最后他感叹道:“我希望美国能做一天中国(仅仅一天)——在这一天里,我们可以制定所有正确的法律规章,以及一切有利于建立清洁能源系统的标准。一旦上级颁布命令,我们就克服了民主制度最差的部分(难以迅速做出重大决策)。要是我们可以做一天中国有多好……”

由此可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着特殊的优越性。尽管我们在这条道路上依然会遇到各种困难和挫折,但是其它道路必然不适合中国的国情。因此,在实现“中国梦”的征途上,我们必须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必将越来越成熟,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必将越来越凸显。

三、提升执政党执政智慧:治大国如烹小鲜

2013年4月,习近平主席进行了他就任国家主席之后的首次外访。行前,习主席接受金砖国家媒体联合采访,在回答巴西记者提问时说:“(领导者)要有‘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态度,丝毫不懈怠,不马虎,必须夙夜在公、勤勉工作。” “治大国,若烹小鲜”,是老子《道德经》中的一句名言,象征的就是一种高超的治国艺术。烹煮一条小鱼,既不能马虎大意,等其烧糊了才翻,也不能随便翻搅它,否则它就烂了。同样,治理一个国家,既要讲认真,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也不能过多地、随意地人为干预,而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让国家机器在既定的规则下有序运转。只有如此,才能达到“一国之政犹一身之治”的崇高的艺术境界。

怎么才能掌握“烹小鲜”的本领?首先,“以人为本”。 既然需要国家机器在既定的规则下有序运转,那么必须制定一条可依据的准则来运转机器,而这条准则便是“以人为本”。“以人为本”的基本含义包括三个要点:一是以全体人民的权利为国家职能之本,切实落实和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所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和义务,包括民主选举权利、自由的权利、劳动就业的权利、受教育权利、社会保障权利、全面发展权利等;二是以全体人民最大利益、根本利益、长远利益为发展目标之本,以解决人民群众最直接关心、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为重点;三是确立人民的发展主体地位,构建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和谐社会。只有牢牢掌握了这个原则,才能判断什么时候有所为,什么时候有所不为。

其次,深入了解国情和民意。“烹小鲜”,最讲究的是拿捏分寸,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为此,治理国家要克服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思想以免偏离了实际、罔顾了民意,同时也要克服不思进取、“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以致无所事事。乱作为、慢作为和不作为都会制造不必要的社会矛盾或掩盖了问题。那么,怎么才能掌握“烹小鲜”的火候?习主席讲的很明白:深入了解国情,了解人民所思所盼。只有深入把握国情和民意,才能知晓治理的分寸,这是每个领导干部必备的“硬功夫”。

再次,“踏石有印、抓铁有痕”地落实政策和作风建设。 “治大国如烹小鲜”不仅意味着“不折腾”——不过多地、随意地人为干预,也要求国家治理者重落实、有所为。“踏石有印、抓铁有痕”是不少领导干部用来强调落实的一句话。中国发展正处于关键阶段,全面建成小康、完成复兴伟业全靠真抓实干。会议精神和文件再好,如果不落实,仍会劳而无功。种种现象和规律告诉我们一个浅显而又深刻的道理:一分布置,九分落实。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转变工作作风。改进作风不能仅仅停留在各级领导干部口头上,而应该以“踏石有印、抓铁有痕”的态度,将作风转变落到实处。

最后,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对待手中的权力。尽管“治大国如烹小鲜”,但是权力毕竟是一把双刃剑,治理国家还要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自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其实是一种责任的体现。有这种谨慎的责任态度,才能小心翼翼地行使权力,牢固树立反腐倡廉的防线,警惕权力的出轨,防止权力的异化。为此,作为国家和社会管理者的领导干部要不断增强工作能力、学习能力、应变能力、执行能力和创新能力,具备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的本领, 及时处理各种微小的、局部的社会问题。同时,还要严守党纪国法,谨慎用好手中的权力,始终做到“慎微”,筑牢思想防线,抵御各种消极颓废思想观念的侵蚀和诱惑,从生活小节入手,始终做到洁身自好、自重自爱。

四、凝聚中国力量“甩膀实干”

实现“中国梦”的关键还在于解决依靠谁的问题。2013年3月17日,习近平主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提出:“实现中国梦必须凝聚中国力量”。这深刻阐明了怀抱强国梦想与焕发前进力量之间的深刻联系,也揭示了实现中国梦的依靠力量——“中国力量”。什么是中国力量? “中国力量”就是“各族人民大团结的力量,就是13亿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汇集起来的力量。” 换言之,实现伟大中国梦,就要最大限度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其中既包括民主党派、无党派和工商联人士,也包括少数民族、宗教界人士和群众,既包括亿万的港澳同胞、台湾同胞及海外侨胞,也包括新社会阶层的各界人士,他们共同构成了团结一致共筑中国梦的圆梦主体。

那么如何凝聚力量?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有了柴火才有干劲。而这里的“柴火”就是人民群众看得见和感受到的实惠。只有给足了实惠和益处,人民群众的拼劲、干劲才会更足。实践表明,人民得实惠最多的时期,往往是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时期。2013年1月5日,在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同志就铿锵有力地告诫与会人员:“我们说,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现在就是要让这个‘利’更多地落实在百姓身上。激发改革这个最大的红利,目的是要让人民群众普遍受到实惠。”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就是凝聚中国力量、极大地激发人民群众的创造力与干劲的最好方法。

最后,实现“中国梦”最关键的是要解决怎么干的问题。 所谓“为者常成,行者常至”,要实现“中国梦”靠的就是实干。“实干”,首先在于“埋头苦干”。2013年3月1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李克强总理与中外记者时以“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的提法释放出政府要埋头苦干的信号。这个信号有三重含义:一是告别口号式改革,以更务实的行动推动改革,从而让更多的人理解改革和支持改革,这也是凝聚力量的一种方式;其次“甩开膀子”意味着不能缩手缩脚,而是要放开手脚大干一场,真正摆脱旧体制、旧思维的束缚;三是“甩开膀子”的改革还表明决策层对改革的价值——改革释放出来的红利——认识充分,并决心通过深化改革推进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这与习近平总书记的“实干兴邦、空谈误国”遥相呼应,勾勒出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集体的实干本色和致力于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的坚强决心。

“实干”,还在于“认准了就干”。总结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原因,总设计师邓小平认为,“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实践,靠实事求是”,强调“从现在起到下世纪中叶,将是很要紧的时期,我们要埋头苦干”。党的十六大特别是十七大以来,正是因为“认准了就干”,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坚定不移地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我们党才在异常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下,牢牢把握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胜利,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新局面。现在,中国共产党人认准了“复兴梦”、“强国梦”和“富民梦”,继续以奋发有为的精神兢兢业业地推进各项改革。

五、余论:中华民族的复兴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增强相得益彰

综观习近平总书记就任以来对“中国梦”的阐述,他一再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可见,“中国梦”最核心的内涵和最终极的目标是中华民族的“复兴梦”。既然如此,对中国梦的研究就不得不考虑它与中华民族凝聚力之间的关系。对此,已有不少研究表明,中华民族凝聚力是实现“中国梦”的强大推动力,它的增强有助于“中国梦”的实现。但迄今为止尚无研究显示中国梦的实现对中华民族凝聚力的作用。

笔者认为,一方面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增强有助于“中国梦”的实现,另一方面,“中国梦”的实现也有助于民族凝聚力(尤其是向心力)的增强,两者的关系有如作用力反作用力,相得益彰。鉴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增强有助于“中国梦”的实现这一关系已有论述,本文在此不表。以下简略阐述“中国梦”的实现如何有助于民族凝聚力(尤其是向心力)的增强。

知史而明今,首先回顾一下古代的华夏何以将如此众多的族群长久地凝聚在一起。有学者认为,从中国几千年发展历史来看,中华民族族群内部的凝聚力,并不是简单地以同样的强度平行地存在于各个族群之间,而主要体现在各少数民族地区对于中原地区和中央政府的“向心力”。中原地区是整个华夏文明、汉文化的中心,各族首领最大的野心,就是“入主中原”。一旦侥幸成功,就千方百计地努力使自己所建立的政权被中原百姓接受为继承华夏文化的正统王朝。这种心态,说明了他们在内心里对汉文化的认同和对中原地区对他们的向心力。中原地区精耕细作的农耕经济十分繁荣与发达,从而对周边地区的族群产生吸引力,从少数民族的角度说就是“向心力”。这种“向心”的活动发展到一定程度并使一些少数民族也接受汉族的农耕文化之后,这些族群就逐渐地被融入了汉族。费孝通先生说:“如果要寻找一个汉族凝聚力的来源,我认为汉族的农业经济是一个主要因素。看来任何一个游牧民族只要进入平原,落入精耕细作的农业社会里,迟早就会服服贴贴地主动地融入汉族之中。” 而在几千年人口迁移的过程中,汉族人凭借先进技艺和丰富的物产大量迁移并定居在少数民族地区的城镇和乡村。民族迁移和流动促进了民族间的交往以至于融合、同化。同时,在中国的史书上,极少在族群集团的名称上直接使用“某某族”的提法,通常是称汉人、蒙古人、藏人、苗人等。而“族”则多用于异文化群体的泛指,如异族、非我族类等。对我国的族群直接使用“某族”的称呼,主要是近代以来受西方和日本文化的影响。在我国历史的族称上不直接使用“族”?这也许反映出我国传统上在“中华神洲”范围内的族群划分中对于“文化”(教化)的重视和对于族源血统的相对轻视。因为,在中国文化中的“族”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文化”来划分的,体现出了汉文化“有教无类”的极大包容性;同时也可以说明,为什么汉族在与国内少数民族接触中自身的“民族意识”非常淡漠,而当他们在与欧美人接触时,他们心中被唤起的是强烈的“中国人”的民族意识。

可见,发达先进的经济和文化是中原地区对周边族群具有凝聚力的物质和精神基础。而如今对“中国梦”的追求不仅仅是经济和文化上的提升过程,还是我国全方面发展的过程。仅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这一首先需要实现的目标为例,虽说这只是一个富民梦,但其设定的四项指标已经涉及GDP结构、经济效益、综合国力、国际竞争力、工业化、城镇人口、发展差别、社会保障、社会就业、人民生活、民主法治、社会秩序、人口素质、教育、科技、文化、医疗卫生、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资源利用效率等二十个方面。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全面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时候,我们经济上的现代化程度不断增加, 社会主义因素不断强化,中国因素不断被挖掘利用和出现重大创新, 并对世界和平、发展、合作产生前所未有的影响,我们中华民族的凝聚力自然而然地得以增强。在那个时候,不仅中华民族内的各个族群对中华民族有极大的向心力,中华民族凝聚力更有可能对其它民族国家产生强大的吸引力,正如当前美利坚民族对世界其它国家民族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一样。因此,当我们一步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候,也就是在下个世纪初,我们不难想象,中华民族的凝聚力该有怎样的强大!

作者:林伟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

参考文献

[1] Thomas Friedman:China Needs Its Own Dream, [J].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012.

[2] 程美东,张学成.当前中国梦研究评述,[J].北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3年第2期, 第58-65页。

[3] 梁仁.中国梦:关于一个情结的沉思与拷问,[M].郑州:中原农民出版社,2008.2.

[4] 叶再春,“中国梦”随想,[J].北京:前线,2013年第1期,第58-61页。

[5] 陈晋,从中国道路到中国梦,[N]. 北京:光明日报,2013-3-19。

[6] 辛鸣,“中国梦”:内涵·路径·保障,[J]. 南昌:理论导报,2013年第1期,第40页。

[7] 汪瑞林,中国梦,教育梦——访清华大学中国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N].北京:中国教育报,2013年3月3日。

[8] 唐洲雁,凝心聚力共筑中国梦,[N]. 北京:人民日报,2013年3月28日。

[9] [美]托马斯·弗里德曼著,王玮沁等译.世界又热又平又挤, [M]. 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354-355.

[10] 胡鞍钢.中国2020——一个新型超级大国,[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2.178.

[11] 石家友, 习主席咋说“治大国如烹小鲜, [Z].中国共产党新闻网(http://cpc.people.com.cn/pinglun/n/2013/0321/c241220-20866740.html), 2013年3月21日。

[12] 习近平, 关于新中国60年党的建设的几点思考——在中央党校2009年秋季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Z].2009年9月1日。

[13] 石国亮, 解读中国梦,[N]. 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3.107,144,154-155,178-179.

[14] 陈载舸,增强凝聚力,实现“中国梦”, [J]. 广州:红广角,2013年第6期,第54-56页。

[15] 朱耀光,实现中国梦与增强国家凝聚力,[J]. 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3年第10期5-8。

[16] 马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形成与发展,[J]. 兰州:西北民族研究,1999年第2期1-18。

[17] 费孝通,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格局,[J].北京:北京大学学报,1989年第4期1-19。

[18] 陈育宁.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历史探索,[M]. 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