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 南方网首页>中华民族凝聚力> 学术交流
吸引力与向心力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百年嬗变
2013-02-05 10:10:28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吸引力与向心力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百年嬗变

学术讨论会综述

孔庆榕

2011年12月23日

 由广东中华民族凝聚力研究会和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联合举办的主题为“ 吸引力与向心力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百年嬗变” 学术讨论会于2011年12月22至23日在广州举行。.出席会议的有领导同志、北京、云南、福建以及广东省的专家学者共70多人,提交大会的论文58篇。两天来,通过大会主题发言、分组讨论、各组交流,大家对中华民族凝聚力尤其对其中的向心力的认识更加深刻了,对当前如何增强向心力提出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会议是开得好的,我谨就大家在论文中阐述的主要观点结合会上的讨论意见作一概括的综述,供各位参考。

对本次学术会议主题的评价

  学者们认为,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我国也处于社会转型的关键阶段,与此相联系的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发展也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关节点,在利益多元、价值观多元、社会矛盾错综复杂的今天,研究如何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尤其是其中的向心力,非常必要。有学者说,在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科学技术特别是网络大发展的今天,我们的国家、民族面临着难得的机遇和严峻的挑战,大力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中的向心力,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还有学者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国家发展很快,取得了为世人赞誉的经济成就,但是也有许多问题尚待解决,而解决存在的问题都离不开民族凝聚力、向心力的增强。大家都很赞同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同志去年给广东中华民族凝聚力研究会20周年贺信中指出的:“当前,我国的发展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中华民族堂堂屹立于世界东方,正朝着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迈进,在这一关键时刻,凝聚和增强中华民族的向心力尤为重要。”

  这次学术讨论会,学者们紧密联系实际,从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上探讨了当代中华民族向心力的状况和增强途径。特别是以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为指导,探讨了如何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建设人民的精神家园,培养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大家认为,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质是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向心力的根本途径。

关于中华民族向心力的诠释

向心力的含义

   许多学者都认为,任何群体、任何一种组织都有一个核心,都会有各自的向心力。向心力本是物理学上的一个概念,是指质点(或物体)作曲线运动时指向曲率中心(圆周运动时即圆心)的力。中华民族向心力一词,正是从物理学中引用过来的。学者们进而指出,中华民族凝聚力从力的结构来说,是由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的有机组成,向心力是民族凝聚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有学者把中华民族凝聚力概括为“四个重要维度”,即吸引力、向心力、聚合力和影响力,同样肯定了向心力是凝聚力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2,中华民族向心力的内涵

  这一问题,主要涉及中华民族向心力的主体和客体是什么?有以下6种看法:

    一种意见是:“政治意义上的向心力表示的是人民大众对执政者的认同、信赖和追随。”意即向心力的主体是人民大众(核外群体),客体是执政者(核心)。

    另一种意见认为,中华民族向心力的主体是中华民族全体成员,客体是民族整体。他们的表述是:“中华民族的向心力是指中华民族成员对民族整体的认知、接受、服从的程度”,“是构成中华民族的各个民族及其成员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归同、归属、依附、融入的一种力”。这种意见是认为,中华民族向心力的主体是中华民族全体成员,客体是中华民族整体。

    第三种意见是,赞同中华民族向心力的主体是全体民族成员,但由于民族的利益必须有一个真正能实现民族利益的领导集团(即民族的领导核心)来承担,因此向心力是全体民族成员通过领导核心向民族的整体表现出的认同和归属感。当然,如果该领导核心与全民族的利益背道而驰,广大民族成员就会不承认该领导集团的领导核心地位并另选择核心,所以说,向心力的客体仍是中华民族整体。

    第四种意见是,向心力是表明“心之所向”,中华民族向心力的客体是中华民族整体,主体是包括了作为民族领导核心在内的全体民族成员。增强中华民族向心力,不仅是对核外群体的要求,同样也是对核心(即领导集团)的要求。

    第五种意见认为,中华民族向心力的主体是包括海外华侨的中华儿女、客体是中华祖国。

    第六种意见是,在我国当代,国家凝聚力的向心力的主体是全国人民,客体是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的向心力的主体是中华各个民族,客体是汉族。许多学者对这一意见的后一个表述不表赞同,认为把汉族作为中华其他民族向心力的客体,既不附合客观实际,也会造成不良效果。

    3,向心力的层次性和相对性

    有些学者认为,向心力是一个动态系统,具有层次性,拿中华民族向心力来说,除了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向心力外,各个体民族都有各自的向心力,各个地区(如各省、香港、澳门)也有该地区的向心力,各个政党、各种社团、各个单位以至不同的宗教、家庭都有本身的向心力,这就是向心力的层次性。各个层面的向心力是动态的,不仅力度会不同,定向也可能变化。不同层面的向心力有时候是同向的,有时候也会出现逆向状况。例如,某一地区,人民群众对中央的向心力很强,但对地方的领导核心就不满意,向心力较弱。我们不仅要强调增强对中华民族整体的向心力,还应强调中层、基层机构也应当通过努力工作去增强该地区、单位的向心力,因为如果中层、基层的向心力弱,也会影响整个向心力系统的力度。

    4、吸引力、向心力、亲和力的关系

    大家比较一致的认识是:“没有吸引力引发的向心力是不存在的,反之,向心力一旦存在,那么必定同时存在与之对应的吸引力”。在三力中,在一般情况下,吸引力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它影响和制约着其它二力的发展,而二力又对吸引力有反作用。学者们还有如下看法:“吸引力是向心力的基础和前提,向心力是衡量吸引力的重要尺度”,“吸引力是拉力,向心力是聚力,没有吸引力就没有向心力”,“一个民族的向心力,是该民族的吸引力以至整个民族凝聚力状况的一面镜子,向心力强的民族就是凝聚力强的民族”。

    5、关于国家向心力

    学者们说,在当代,民族与国家是紧密相连的,民族总是在一定的国家中生存发展,民族的利益需要国家来维护,民族的前途得由国家去保障,因此,研究民族凝聚力不能不进而研究国家凝聚力。(前两年,我会在研究中华民族凝聚力的过程中已开始进入对国家凝聚力的探索)当然,民族凝聚力与国家凝聚力不同,“国家凝聚力本质上是一种政治凝聚力,而民族凝聚力本质上是一种文化凝聚力。国家是一个政治组织,其凝聚力来自掌握国家政权的统治集团的政治吸引力。而民族是一个族群组织,其凝聚力来自共同的文化吸引力”。那么国家的吸引力是什么呢?有学者把它定义为:“国家吸引力就是一个国家的国民对国家的聚合力”。学者们联系我国实际指出:“中国共产党是我国的执政党,是中国国家凝聚力的政治核心、领导核心,也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组织核心。执政党对中华民族的吸引力是通过国家的吸引力发生作用的”。

  此外,也有学者说“民族的凝聚力总是表现为国家凝聚力,民族的向心力总是表现为国家的向心力”。有学者对上述“总是”二字不大赞同,认为它解释不了同一民族分散于多个国家的现实,也未能把建立在文化认同之上的民族凝聚力与建立在政治认同之上的国家凝聚力区分开来。

  三、当前中华民族向心力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

  许多学者都说,在当代中华民族的政治核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90年来,我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完全结束了近代以后中国内忧外患、积贫积弱的悲惨命运,中国人民真正成了国家的主人。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国人生活日益提高,国际地位不断提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正因这样,中国共产党在中华各族人民中具有无比崇高的威望,中华民族的向心力空前增强。

  学者们还指出,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我国也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关键阶段,中华民族的向心力也面临着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

    据学者们的看法,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社会怨气很盛,人际关系淡漠。有人认为中国是个“陌生人的社会”。不少群众一方面承认生活水平是大大提高了,但却不感到幸福,因为社会充斥着唯利是图,缺乏公平正义,人的生命安全未能得到切实保障。有学者说:“民生是物质基础,民心是其精神表现”,“现时社会存在的分配不公,贫富悬殊不可能不在观念形态上表现出来,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表现出来。”有学者指出:“整个社会正在疏离和趋于冷漠,这种现象的滋长将会逐步消解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向心力。”“社会疏离感正逐步削弱社会共同价值的认同和民族归属感,也会日益弱化公民的社会责任感,降低人们的幸福感,最终瓦解社会向心力和民族凝聚力。”

  (二)屡禁不止的官场腐败使人们心灵处于麻木状态。有学者认为,广大民众对不少政府官员基本失去信任。社会上流传着‘不查没问题,小查小问题,大查大问题,查处后也没问题的’说法,“貪官外逃的风潮未绝,富人大量移民的新潮又起”。有学者引用了广州和北京一些报刊的报道: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管人员以及中资机构人员,外逃、失踪的人数高达16000至18000人,携带款项达到8000亿人民币。此外,浪费非常严重。根据有关资料称,我国每年“三公”费用,竞达到9000多亿,其中就有不少是假公济私和浪费的,如果加上各地的“形象工程”支出,其数目一定是天文数字。有的学者说,我国主核心层(注:指党中央、中央政府)是好的,病灶出现在次核心层(注:指地方领导层)……腐败云状黑斑正破坏了党和政府领导核心的吸引力。

  (三)对当今社会价值观的多元尚缺乏强有力的引导。社会转型期出现的利益多元和价值观多元是不可避免的,多年来中央也强调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舆论和社会思潮,“但力度不够,甚至流于形式现象”。有学者认为:“目前出现的精神空虚、道德沦丧、民族精神失落、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已严重地侵蚀社会以至党的部分干部,对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能力已提出了挑战。”

  (四)网络时代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学者们认为,至2011年6月底,中国网民规模已达到4.85亿,微博用户近两亿,“在中国,互联网正在成为中国公民行使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一个重要渠道”,这对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个有力的促进,其积极作用是主流。但“同时又是影响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如何更好地发挥其积极作用,尽可能减少其消极影响,在这方面我们尚缺乏应对的思路和有效手段。有学者说:“网络时代突出了我国改革开放事业所面临的多种矛盾挑战和社会风险。网络信息化的民主大众化,考验着执政党的执政智慧,对中国共产党的整合能力、政治向心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一些官员仍然将封、堵、删、抓作为应对网络民意的手段”,“当公共事件成为网上舆论热点,网民急切要求官方介入干涉时,一些部门或官员表现出迟钝、无知、蛮横、回避、拖延,一再错过改变舆论意见流向和正负态势的良好时机,甚至导致官民隔阂和对峙,影响对党和政府的向心力。”

    大家认为,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指出的,我们的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存在着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正是切中时弊。大家普遍有一种比较强烈的忧患意识,但并没有失去信心。“我们完全可以相信,经历过无数艰难挫折、久经考验的中国共产党一定能够经得起这些考验,中华民族的向心力一定会不断增强。”

  四、对如何增强中华民族向心力的思考

  学者们认为,既然中华民族的吸引力和向心力是互为存在的前提,彼此又是互相联系、互相促进的,因此,增强中华民族的向心力既要从核外群体着眼,也得研究如何增强中华民族整体的吸引力。对这一问题,是学者们的论文和讨论会的重心。归纳起来有如下的思考:

  (一)要使中华民族全体成员充分认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当代最值得完全信赖的政治核心。

    学者们普遍认为,“中国共产党人,不仅坚定地站在人民一边,更以九十年始终如一的伟大实践,让人民共和国的大厦巍然屹立,让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蒸蒸日上,让中华民族的复兴梦想呈现曙光。中国的近现代史可以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这一核心,中华民族内在的凝聚力就不可能迸发出来”,“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众望所归的凝聚核心”。学者们认为,应当在群众中通过生动活泼和多种多样的方式方法树立和强化以下几种观念:一是历史观,让人民群众充分认识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华民族的领导核心是历史的正确选择。中国共产党也以自己的丰功伟绩无愧于人民这一选择。二是现实观,让人民群众充分认识,不仅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新中国,而且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不能兴中国,中国就不可能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三是发展观,要让人民群众认识,社会主义事业是人类一项崭新的伟大事业,要使中国繁荣富强起来,不可能不在实践中探索,探索过程中就免不了有失误,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问题,要相信中国共产党具有纠正失误、克服困难的勇气和能力。四是未来观,要让人民群众坚信,中国的完全统一和伟大复兴,中华民族的光辉前途,一定能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

  (二)要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规律,全面推进党的建设。

  学者们十分欣赏和赞同胡锦涛总书记的一段话:“只有我们把群众放在心上,群众才会把我们放在心上;只有我们把群众当亲人,群众才会把我们当亲人。”学者们认为,党的群众路线是党的三大作风之一,遗憾的是近些年来不少共产党人、领导干部已把它抛在脑后,或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文件上。有的党员干部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服务”,不是为人民谋利益,而是“为利益谋人民”。“脱离群众是当前党和政府特别是基层组织最大有危害,是执政党面临的最大危险”。“部分党员、领导干部的腐败行为,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个人主义已经严重地使人民群众疏离党和政府,也是这些党员、领导干部失去群众的原因”。

    学者们认为除了从严治党之外,还需努力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自觉主动地接受人民群众监督更为重要。有些学者语重心长地提出了如下一些问题,包括:在社会价值观多元的情况下,如何有效地做好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在网络日益发展的今天,如何善于引导群众,既充分发挥其表达民意、监督政府、解决社会矛盾的功能,又使之成为群众自我学习、自我教育的工具;如何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让广大群众富裕起来,消灭贫富差距过大,使人人都能安居乐业;如何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实现社会的团结和谐等等。大家认为党和政府都应当有新的思路和新的举措。

    学者们认为,推进党的建设,内容固然很多,但最根本的是制度建设,因为“制度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学者们说,目前我国社会上存在的为群众十分反感的问题,例如买官卖官、携公款外逃、群体贪污受贿、公款挥霍浪费、官员的面子工程、食品的安全等等都与现行的干部制度、财政管理制度、官员问责制度、财产申报制度、社会监督制度等制度未建立或不完善有直接关系。对待腐败问题,不能只是“倡廉”,而是要从制度上去“保廉”。制度不健全就意味着党和政府的管治不健全。

  (三)在大力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加快政治体制改革的同时深化文化体制改革

  许多学者都指出,从中华民族凝聚力的角度说,物质基础是中华民族向心力、凝聚力的基础,政治民主是民族成员社会主人翁地位的保证,而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对全民族的精神面貌和向心力都有直接影响。学者们有以下主要观点:

  1,要培养中华民族成员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所谓高度的文化自觉,应包含如下内容,即广大民族成员认同和热爱本民族的优秀文化,践行这些优秀文化;广大民族成员有较高水平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 广大民族成员既具有开放、包容的文化心态又自觉地维护国家的文化安全;有较高的文化生产力,能拿出令世人信服赞誉的文化成果。

  2,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落实到人们的行动中。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社会思潮是十分需要、十分迫切的,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容是正确的,但显得较空洞、抽象,内容多而不够明晣,因而难以内化。此外,对社会不同人群,特别是对领导干部和群众缺乏不同的要求,忽略了社会的层次性,笼统的要求等于没有要求。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否应当作进一步的疏理和概括。

   3,要以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和方法对待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华传统文化凝聚着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和民族精神,是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支撑。中华传统文化中也有一些糟粕。必须以辩证的态度和方法作出扬弃,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然而多年来,我们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挖掘、维护、弘扬工作都做得很不够,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人物也缺乏更加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宣传,有的领导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宣传顾虑仍多,“犹抱琵琶半遮面”,生怕宣传传统文化会使旧文化回潮,会损害社会主义新文化。因此,中华传统文化仍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局面,这也是这些年来社会道德严重下滑的原因之一。

  4,要大力弘扬中华民族精神。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中华民族精神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是从中华民族文化中升华起来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精神核心。宣传文化教育部门应当大力宣传承载着民族精神的古今民族英雄,通过对他们光辉事绩的宣传,深入开展全民的爱国主义教育。例如应当大力宣传孙中山先生,孙中山最高贵的品质就是“忠于国家,忠于人民”。有的学者指出:“孙中山提出的三民主义是中国爱国主义思想发展中的历史丰碑,孙中山爱国主义思想的突出特点,就是把爱国主义与振兴中华联系起来,把爱国主义与社会主义统一起来”。我们必须把爱国主义作为凝聚全民族的精神核心,使爱国主义成为动员和凝聚全民族的强大精神力量。

  (四)要正确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

  有的学者指出,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对增强中华民族向心力、凝聚力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也有学者认为,“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正确实施。例如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这是必须的,但片面的优惠,就会导致个体民族民族意识的膨胀而对中华民族整体离心力的增强,有的地区有些做法已经超越了民族平等的范畴。有的地区个别民族高层甚至动辄挑动,利用民族下层制造纠纷,把民族矛盾作筹码,对中央需索无休”。“要注意在某些少数民族对本民族的认同高于对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认同,也高于对国家的认同这种状况”。多位学者认为,在民族关系上,应当更多地宣传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理念,宣传国家理念,民族政策的落实上不可拐上一条实民族(少数民族)虚国族的倒退之路。

  此外,有些学者还从如何通过做好统一战线工作,发展国家软实力,如何增强新社会阶层对执政党和政府的向心力,如何发挥宗教对推进中华民族向心力的作用等等提出了很有见地的观点。

  五、对增强台湾民众中华民族向心力途径的探索

  台湾是中国的一个部分,台湾民众是中华民族的成员,然而由于海峡两岸尚未统一,如何增强台湾民众的中华民族向心力,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有学者指出,台湾民众向心力的现状,是文化认同与政治认同分离。具体来说,一是认同中华文化,但在国家认同上存在严重分歧;二是认同“中国人”,但不认同“中国”;三是认同两岸关系发展,但不认同两岸尽快统一。这是总的情况。值得关注的是,在统独对立的同时,台湾岛内正出现一种企图以台湾人的“民族认同”排斥由中国人组成的民族认同的倾向,其目的是妄图以“台湾民族”替代中华民族。当然,台湾民意中也有另一种倾向,就是两岸维持现状,不统不独。如何增强台湾民众中华民族的向心力?学者认为,应当通过发展文化认同去逐步推动国家认同。中华文化是联结海峡两岸民众的精神桥梁和纽带,他们提出了以下看法:一是求同存异,构建两岸统一的文化价值观;二是充分尊重差异,尤其不能简单化地把“台湾意识”看成为“台独意识”;三是引导民众树立两岸共同的价值观:中国是两岸人民共同的中国,台湾和大陆都是中国的部分,树立爱我中华民族,反对分裂中华民族的理念。此外,应从基层互动推进到高层互动,依靠岛内政治认同与文化认同相对趋于一致的政治力量,既团结认同“中国人”的那部分民众,也团结认同是“台湾人”的那部分群众,只要不支持分裂国家,不损害两岸和平发展的人都应加强团结。有学者还说,近年来,海外许多为台湾当局长期倚重的传统亲台社团开始转变立场,华侨社团“台强我弱”的格局已经开始发生逆转,我们应当进一步做好这些社团的工作,推进其对中华民族向心力的增强。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